徽客书屋 > 都市小说 > 不藏好马甲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 第913章 乔教授:理都不理我,还让我滚
  “好。”
  乔蕴没有拒绝韩四的提议,研究所的这群人除了韩妄,大部分都很少出来。
  虽然每个人都很有能力,不过在她看来,他们还是缺少锻炼,正好这次是个机会。
  韩四拍了拍胸膛,保证道:“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给您拖后腿。”
  他要让外人知道,天启不止乔教授,还有他们。
  乔蕴嗯了一声,虽然不了解未来联盟,不过她对韩四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
  韩四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交流会不是说开就开还是需要准备,这期间他可以给对方添点堵。
  天启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裴尧紧接着道:“艾德里安非要在发布会上提出交流的事,不就是想要吸引大家的关注,既然他这么想要得到关注,那这次交流会不仅要办,还要办得非常盛大。”
  厉寒洲赞许地看了一眼裴尧:“最好是国际性。”
  “对,还得全球直播。”裴尧恨不得立马就开始交流。
  这次不仅是给华国科技正名,也是天启向全球展示实力的绝佳好机会。
  这样一想他好像还得感谢未来联盟给他们这次机会了。
  裴尧看了一眼时间,笑眯眯的对乔蕴道:“老板,你先别走呗。”
  乔蕴疑惑:“有事?”
  裴尧摆手道:“没事,这次发布会这么成功,不得举行庆功宴吗。”
  乔蕴只犹豫了一秒钟,便点头:“好。”
  裴尧说:“包厢我已经订好了,你们先过去,我还得处理点事。”
  “嗯。”乔蕴对裴尧挥挥手,让他先去忙。
  接着她拉住厉寒洲的手,把人拉走了。
  再不走,那些知道她是谁的人就要来堵她了,她最讨厌听他们的客套话。
  事实上,发布会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乔蕴就收到了不少人的问候,都是来打听她和未来联盟的事,不过他们最关心的还是AI系统和全息技术。
  因此乔蕴非常无情的遁走了。
  等人出去了,裴尧对剩下的两个人道:“我出去招呼人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
  韩妄突然开口问:“霍家你准备怎么办?”
  比起交流会,她更在意裴尧和霍家的关系。
  裴尧一脸高深莫测地摸了摸下巴,幽幽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本来就是我母亲的东西。而且我有预感,霍家不敢对外说什么,毕竟的确是他们有错在先,除非他们想霍氏声誉彻底毁掉。”
  但是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他在发布会上说的话够给霍家添堵了。
  半遮半掩的真相,才更能引起话题性,更能让霍氏被关注。
  而且老实说,他不想因为个人原因,让天启蹚浑水。
  韩妄见他心里有数,便收起心里的担心。
  倒是裴尧顿了顿,继而像是想到什么,对着韩妄眨了下眼,轻佻道:“哟,小妄妄,你是担心我呢,哥哥好开心啊~”
  韩妄:“……呵。”
  韩妄冷漠无情的同裴尧擦肩而过,用行动表示我一点都不关心你。
  裴尧耸了下肩,嘀咕道:“明明就是关心我,非要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韩四默默地挪动脚步,离裴尧远了一点,拒绝承认自己认识这个自恋的人。
  …
  乔蕴和厉寒洲从后台出去后,就和沈岐他们遇到了。
  听到裴尧要举行庆功宴,沈岐厚着脸皮道:“算我一个,我也要去。”
  天启的庆功宴他还没参加过呢。
  厉寒洲看他一眼,轻啧了一声:“天启的庆功宴和你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
  沈岐嘿嘿笑道:“当然有关系,我才不是外人,我现在是乔教授的半个学生,四舍五入我也是天启的人,乔教授我说的对吗?”
  乔蕴觉得这话没问题,便点头:“对。”
  沈岐立马就骄傲了,以后出门他就可以向所有人说自己是乔教授的学生了。
  厉寒洲没说什么,只是反手握住乔蕴的手,直接把人拉走,不给这群电灯泡半点机会。
  沈岐撇了撇嘴,最后特别不要脸的拉着许放蹭上陆湛行的车子。
  陆湛行:“……”
  陆湛行能说什么,任劳任怨的当司机了。
  而且妹妹能够多认识些朋友,他还是挺开心。
  这边等乔蕴上车坐好后,厉寒洲低头跟她说:“你要是嫌弃沈岐吵,可以不理他不用顾及我。不过他这个人,只有对真心喜欢的朋友才会这么没分寸。”
  乔蕴眨眨眼,反应慢半拍道:“朋友吗?”
  “嗯。”厉寒洲伸出纤细地手指,帮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才开口说:“他都这么不要脸了,你还没有把他当朋友,好像有点可怜。”
  乔蕴张了张嘴,慢吞吞道:“有把他当朋友的。”
  至少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乔蕴有些欣喜地想,原来在不知不觉中,除了厉淼外她还有不少朋友呢。
  厉寒洲望着乔蕴眼里的光,浅浅一笑。
  虽然他很想把乔蕴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她有多么的好。
  但是他更想让乔蕴发光发亮。
  他一开始也是因为乔蕴太耀眼才被吸引。
  厉寒洲唇角笑意不变,又道:“你会接受未来联盟的挑战,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乔蕴其实很低调。
  以前有人找她麻烦,不到非她不可的时候,她压根就不会露面,基本都是在背后操控让别人出面。
  这个别人就是指裴尧了。
  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她高调的应战了。
  就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现在她风头太盛,吸引了这么多的关注,而他很清楚,乔蕴更想过平静的日子,她对名利其实是不在乎的。
  乔蕴嗓音不带丝毫情绪地解释:“他不该捣乱。”
  厉寒洲挑眉:“就因为这个?”
  乔蕴点点头:“就是因为这个,这场发布会很重要。”她斟酌了下词语,尽量解释道:“我第一次见到裴尧的时候,他其实不是这样……嗯,这样的意气风发。”
  厉寒洲没说话,只是看着乔蕴。
  乔蕴继续道:“他其实先天不足。”
  厉寒洲微讶:“老实说,我没看出来。”
  “哦。”乔蕴撇他一眼:“因为我,给他,装了一双,机械手。”
  厉寒洲直勾勾地盯着乔蕴看了一会儿,笑了一下:“你怎么什么都会。”
  乔蕴哼哼两声,表示自己可是万能的。
  哦,也不是。
  怎么变成一个真正的人类,这题她现在还是无解。
  “然后呢?”厉寒洲回归正题。
  他对裴尧的过去不感兴趣。
  不过对裴尧的过去有乔蕴感兴趣。
  乔蕴回忆道:“他在乞讨,有人给了他一个馒头,然后有坏人欺负他,打他,把他打流血了。”
  她抬手指了指脑袋,“好多血,他躺在地上看起来像是快死了,那些坏人没管他,还把他讨来的馒头丢到垃圾桶,等那些人走了,他用双膝爬着过去从垃圾桶翻出来馒头吃掉了。”
  厉寒洲默了默,实在难以想象,裴尧以前那么惨。
  “我走过去,问他脏了,为什么还要吃。他那时候挺凶,理都不理我,还让我滚。”乔蕴眯了眯眼,“最后我把他带走了。”
  厉寒洲愣了愣,“小朋友,你这有点跳跃啊。”
  乔蕴漫不经心道:“我对他顽强的生命力有些好奇,所以当时是要把他带回去研究,事实证明他确实挺顽强。”
  厉寒洲不置可否,简直是顽强过头。
  乔蕴实话实说道:“大概是因为我把他带走,让他不用饿肚子,所以他很听我的话,一直没有自己想要做的事,这是他第一次有想做的事。”
  所以,她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来破坏。
  厉寒洲唇角微微勾起,叹道:“女朋友,你真的是很护犊子。”
  乔蕴觉得这话没问题,于是点点头。
  厉寒洲只是笑了声,淡声道:“既然如此,身为你的男朋友,我也不能坐视不管啊。”
  乔蕴不解。
  厉寒洲说:“他父母的死,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乔蕴一愣。
  “如果有一个人,知道一个秘密会对家族的声誉造成威胁,又怎么可能简简单单的放她离开。”
  厉寒洲是站在大家族的角度来想。
  乔蕴眼皮微敛,神色不明。
  不过厉寒洲说的话,她记在了心里。
  …
  这边。
  发布会散场后,裴尧等人散了这才开车去参加庆功宴。
  他把车停到停车场,走上电梯。
  电梯门打开,他走了出去,就被人叫住了。
  “玖玖……”
  一个久违的他都快要忘记的小名。
  裴尧拧着眉梢看过去,见到来人是谁后,眼底没有任何波动,甚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傅云脸色苍白,从发布会开始一颗心就乱得不像样,她打量着裴尧,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深呼吸一口气,暗暗调整好情绪,才用怀念的语气道:“你以前才那么小一点,现在都长这么大了,瑶瑶要是知道你这么优秀,肯定会非常高兴,可惜她看不到……”
  说到这里,她眼眶泛红,身子摇摇欲坠。
  霍凛低声劝道:“妈,你冷静点。”
  “我没事,我很冷静。”傅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温声细语道:“这些年来你受了很多苦吧,好在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往前走了几步,想要靠近裴尧拉住他,却又碍于什么不敢上前,只能停住脚步继续说:“现在我找到你了,我不会再让你吃苦了。”
  裴尧无不讽刺的说:“你没事吧,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吃苦了,说的好像盛乔比霍氏差。”
  傅云难以置信地看着裴尧,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不客气,嘴唇都在发抖:“玖玖,你是不是怪我没有早点找到你?”
  裴尧恶劣笑道:“我和你又没关系,你找不找关我什么事。”
  傅云本来就泛白的脸,现在更白了,她被裴尧眼底的冷漠刺到了。
  不该是这样!
  他怎么可以对她这么冷漠!
  难道……
  傅云心里一紧,嘴唇蠕动道:“你是不是恨我?”
  难道他知道当年的事?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傅云整个人都紧绷了。
  她是真心实意的想补偿裴尧弥补当年的事,可如果裴尧知道当年的真相还因此记恨她。
  她该怎么办?
  她不想到头来养出一只白眼狼。
  裴尧不知道傅云心里的想法,他满不在乎道:“有惦记才会恨,没惦记恨什么,让让,我该走了。”
  “你不能走!”傅云突然歇斯底里道:“你今天做的事我不追究,但是你要跟我走。”
  裴尧他妈都要气笑了。
  啥玩意。
  这场发布会的召开,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
  怎么还变成自己错了。
  看着傅云通红的眼眸,扭曲的面庞,他微微蹙眉,看向默不作声的霍凛:“要不想我叫人过来围观,最好把她带走。”
  傅云只觉得脑袋晕眩,却还强撑着说:“我不走,你还没答应我要跟我走,我不要走!玖玖,你听我说,以前的事有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裴尧翻了个白眼:“当我还是三岁小孩,我有眼睛有耳朵。”
  他不找傅云算账,不过是因为母亲的嘱咐。
  傅云今天受的刺激够多了,现在见裴尧对她爱搭不理,一点都不像瑶瑶那样听话,神经又受到了刺激。
  霍凛受够了,他捏了捏太阳穴,打了个手势,很快就有保镖上来,把挣扎的傅云带下去。
  裴尧啧啧摇头:“你妈是不是有病。”
  他是真的这样认为。
  霍凛表情微变,片刻语气冷静道:“我母亲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罪魁祸首难道不是你母亲吗。”
  裴尧闻言一脸的不可思议。
  霍凛莞尔一笑,态度温润如玉,语气却带着一股轻蔑:“过了这么多年,你确实变得不一样了。”
  以前的裴玖,阴郁,暴躁。
  现在的裴尧,自信,风光。
  这也难怪他一直认不出来裴尧就是他的表弟。
  倒是……
  他上下打量起裴尧:“你是怎么活下来?那场空难,一个人都没活下来。”
  裴尧神情闪过一丝微愕。
  这话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他们一家三口分明是出了车祸,怎么霍凛却说是因为空难?
  要不是他本人亲身经历,他都要被搞蒙了。
  霍凛一字一顿道:“小姨要是知道你变成一个小偷,估计会很伤心。”
  裴尧:????啥玩意,他偷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