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其他小说 > 苏秋白夏蓉蓉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竞价
“这位是百花楼的花魁……清月姑娘!”

之前那个声音响起,立刻下面是一阵欢呼声。

“别磨蹭了,快点开始竞拍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没错,快点开始竞拍啊!”

“清月姑娘,哈哈……今晚是我的了!”

……

满是各种各样的声音响起,这些人已经忍不住直接要跳过去。

大公子看着这么一幕,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这些人,凭什么跟自己抢女人?

也是在这个时候,阁楼最高层的白衣男子发出了命令,竞拍开始。

“一千绿色刀币!清月姑娘是我的!”

“两千绿色刀币!”

……

结果这一开口,价格已经恐怖到了令人咂舌的程度。

哪怕是雪刺少爷,都是瞪大了眼睛。

疯了,这些人都疯了,他们究竟从哪里有这么多钱?而且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雪刺少爷这次来到骨刺城,一方面是为了寻找小龙女,另外一方面则是带着一点小任务的,所以身的确是带着一点资金。

可是现在,他才发觉自己到底是一个多么可怜的人,天知道周围这些混蛋究竟多有钱,甚至让他堂堂龙族的少爷都感到渺小。

可悲,可叹啊……

雪刺少爷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刚好看到了猪刚鬣的目光。

猪少爷正在盯着雪刺,眼里面满是古怪。

“雪刺少爷,之前不是挺有钱吗?看什么都想买下来,现在舞台在前面,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这是要报复自己啊!

立刻明白这头肥猪想要干嘛,雪刺少爷顿时气的够呛,偏偏……他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因为眼前这种竞拍,他也是看看而已,至于说要参加……简直是做梦,毕竟超过他太多。

“说的轻松,有能耐你竞拍啊!”

没辙,最后只能是这么回了一句。

“原来你也是这点水平啊,我还以为你真的很有钱呢……这样的话拜托以后不要随便出来装逼了,至于说……我一直没钱啊!”

然后,猪少爷当然是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冷嘲热讽的一顿。

雪刺少爷差点一口热血没喷出来,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对于一头猪有着如此难以形容的恨意,这个混蛋……简直是该死!

小龙女倒是没有将两个人的互怼当做一会事情,她现在依旧在思考之前那个问题,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怜了,被别人好像货物一样竞价。

所以好半天继续看着这些男人声嘶力竭的样子,小龙女终于是有了一个想法。

“雪刺,能不能让他们放了这个女人?”

这句话,让雪刺少爷冷不丁差点呛到自己。

让人家放了花魁,而且是现在这种情况下?

哪怕是雪刺一直认为自己身份是很牛逼的,他也绝对没有胆子做这种事情。

因为他很清楚,要是自己真的这么做了,那完全是找死了。

或许刚刚张嘴,会有无数的人冲过来将自己撕成碎片,毕竟整个龙域的少爷多了去了,他雪刺还没有到那种无敌的境界。

猪刚鬣都是被小龙女的想法给惊到了,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最终,雪刺少爷还是一脸为难的干咳了一声。

“那个……这是人家的规矩,我也没有办法啊。”

虽然说知道自己认怂是非常没有面子的事情,但是现在认怂总送死要强啊。

“那……买下来行不行?”

本来郁闷的雪刺少爷,再听到小龙女一本正经的这句话,当即觉得她是故意跟猪刚鬣合伙挤兑自己。

买下来,开什么玩笑,自己要是能买下来早都动手买了,还用得着等下去,毕竟这么漂亮的女人,实在是不容易遇到。

在雪刺硬着头皮打算继续说一句自己没钱,很穷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面的阁楼里面响起。

“两百蓝色刀币!”

这句话,让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两百的蓝色刀币,这绝对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概念,甚至可以用夸张的状态形容。

如整个石猴寨,听雨知道最后也是几十块的蓝色刀币而已。

但是现在,对方一张口超过了石猴寨的总资产。

虽然说石猴寨之所以会如此落魄是跟这么多年的诅咒有关系,然而这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什么是有钱,这才是有钱,甚至于已经没办法用有钱两个字来形容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间阁楼,根本没人说话,有的只是惊骇。

大将军这个时候则是轻笑了一声,回头看向了白衣男子。

“看来,鱼要钩了。”

同时,白衣男子也是笑了起来,一切都很顺利,他的计划没有任何的问题。

没错,是大公子出的价,事实这里也只有他能够出得起这个价格,别人能做的只有望而却步。

阁楼之,大公子对于这样的场面早都已经想象到了。

非常正常,因为这是他大公子喊出的价格。

没人可以质疑大公子的财力,甚至于可以说他是整个灵兽山脉最有钱的人,哪怕是龙城的龙皇,大概从财力都跟他有着差距。

这不会是龙皇自谦,本来事实是如此!

“她是我的。”

嘴角露出了一丝轻笑,大公子的眼睛依旧盯着清月姑娘,这个女人他势在必得,甚至可以说现在基本已经收入囊了。

他相信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因为他是大公子,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

同时,很多人虽然依旧不知道阁楼里面那位客人的身份,但是也觉得竞拍已经结束了。

两百蓝色刀币,这是一个其他人根本无法想象的概念,算是砸锅卖铁可能都没办法拿出来。

花魁究竟属于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基本已经确定了。

白衣男子已经站了起来,他觉得事情到这里可以结束了。

但是偏偏,一个人这样站了起来,然后一步步的朝着红毯走了过去。

最开始的还没几个人注意到,但是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这个家伙。

尤其是猪刚鬣和听雨他们,直接从椅子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满是难以置信。

什么情况?苏秋白打算干嘛?

虽然很想要出声询问一下,然后将他喊回来,但是猪刚鬣终究是没有胆子,听雨则是等待着。

她相信苏秋白做事情一定是有原因的,虽然说这个原因她并不知道。

“他……要做什么?”

雪刺少爷也是愣了片刻,跟着起身,随即口下意识的问道。

然而,这个问题却是根本没人能给他一个答案,因为大家基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周围很多人有着相同的想法,都是在猜测着苏秋白到底要干嘛,尤其是阁楼顶的大将军,这一刻眼满是凝重。

虽然说他对于这个人有着必杀的决心,但是不得不承认,同样他对于这个家伙有着很深的戒备。

这个男人,很危险,或许是大将军接下来行动里最有可能发生变故的一个环节。

因为他的一切,都被神秘的气息笼罩。

如现在,根本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站出来。

大将军身旁的白衣男子,同样是沉默着,眼睛却是注视着苏秋白。

不过他的身体里面此刻已经散发出了冰冷的杀气,如果等会必要的话……他绝对会出手杀了这个家伙!

这样,在各方疑惑的目光,苏秋白站在了红毯的下方,眼睛随意的扫了一圈之后,声音缓缓响起。

“这个女人,我要带走!”

小狐狸待在他的怀里,眼睛依旧在盯着那位清月姑娘。

她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单纯的注视着,这个女人跟她脑子里母亲的样子似乎是重合了一些,却又并不完全相同。

兮兮的妈妈……真的是她吗?

至于整个百花楼,则是鸦雀无声。

一切都是因为苏秋白那句话。

很难想象居然会有人在这里平平淡淡的说出这种话,他……绝对是个疯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