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大佬的小妖精 > 第169章 粗鲁蛮王的小桃树(19)
  就着樊往递来的凉茶,喝了一大口,漱了漱,终于将那苦涩的味道洗去了:

  “我不喜欢百合,好苦。”

  樊往皱眉,挥挥手,宫人恭敬地将那碗百合肉丸汤准备端下去,陶迟迟却有点馋地阻拦了:“不喜欢百合,但是那个肉丸味道还不错的,不必撤下去啦。”

  百合肉丸汤还是如了陶迟迟的意留在了餐桌上,这次,樊往的夹菜投喂得更加仔细了,将那些有些苦涩的全部剔除。陶迟迟很享受被投喂、无需自己动手的快乐,毫不客气地指挥着樊往给她夹着夹那的。

  吃完后,桌上的饭菜空了大半,樊往伸手就想用一旁另一个干净帕子给陶迟迟擦擦嘴,陶迟迟却故意笑着躲开:

  “你自己的手擦擦啦,好脏的。”

  樊往被气笑,他手哪里脏过,除了接了一次从她口中直接吐出的一些被咀嚼过的食物,也没有碰过其他了。这小姑娘,他还没嫌弃她呢,她倒反过来嫌弃他了。

  想到这儿,樊往有些孩子气地,故意将手再往陶迟迟面前凑了凑:

  “都是你自己吐出来的东西,你这是嫌弃你自己?”

  纵使已然麻木,宫人们还是对王上这对王后与其他人都要温柔的态度称奇,愿意徒手接住王后吐出的秽物,又和王后嬉笑打闹。

  越是这种待王后的与众不同的态度,便越是吸引人,有婢女都暗中幻想,如果自己是那个被王上捧在手心都怕化了的王后该有多好。

  虽然今天在桃花林中做到了一些不该做的地步,樊往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克制下来,就已经足以说明他对陶迟迟的尊重了,这时自然也不可能在陶迟迟宫殿中光明正大地留宿下来,虽然他很想这样做就是了。

  天色已经很晚了,樊往不舍地守着陶迟迟直到她睡了过去,为她掖掖被角、熄了灯,这才离开了陶迟迟的宫殿。

  第二天起来,天色大亮,陶迟迟在亮堂的房间中迷迷糊糊睁眼,赖在床上许久,虽然逐渐清醒了,却还是不想起床,宁愿无聊地在床上抱着被子打滚。在外等待传唤的婢女虽然能听到陶迟迟起来的动静,但是没有陶迟迟的传唤,她们也不敢进去,唯恐惹了这位主儿的厌恶。

  直到樊往都下朝了,,陶迟迟还赖在床上翻滚,说什么也不愿下床。

  樊往一进内殿,就见他的小姑娘在宽阔的大床上百无聊赖地翻来覆去,却又宁可睁着眼发呆,也不愿意起来或者干脆继续睡觉。

  樊往忍住笑:“这是怎么了?”

  陶迟迟双眼有些放空,现在还在神游:“不想起床~”

  撒娇般的,像是抱怨,又像是再耍赖:“饿,但是不想起床嘛阿往~”

  樊往咳了几声,让自己的面容看起来更严肃些:

  “今天的早膳有你喜欢的蟹黄灌汤包,你不想吃么?

  “想吃”!!!

  陶迟迟确实惦念着那蟹黄汤包,她也是只尝过一次就爱上了这美味的蟹黄汤包。可惜的是这里的御厨不怎么做这道菜。

  “想吃?”樊往笑得像是在诱哄不经事的稚童的怪大叔:

  “想吃的话,就要起来到桌边吃哦!”

  陶迟迟懒惰地还是不想起来:“那要阿往抱抱,我被床封印啦,要阿往抱起来才能解封哦!”

  被樊往抱起,亲自帮着她洗漱梳洗了,连衣裳都是他亲手挑选换上的,可惜樊往不会什么复杂的发髻,只能为她用她的那根桃华簪束起部分头发。

  “就像是个小仙女。”

  樊往对自己给陶迟迟的装扮很满意,然鹅,樊往显然有着所有直男有着的奇怪思维,他给陶迟迟挑选的从衣裙、绣鞋到首饰。无一不是大红大绿,得亏陶迟迟颜值耐打,居然在这最俗气的大红大绿中反而多出几分之前被她浅色衣裳遮掩住的媚一意来。

  陶迟迟对着那面昂贵的西洋水银镜,想了想,用细笔在额间勾描了一枝妖异的桃华,又挑选了最红艳的口脂。待她对着樊往嫣然一笑时,樊往感觉因为这笑容差点心脏骤停。

  陶迟迟吃东西一开始是很急躁粗旷的,但历经这么多世界,早能做到既优雅又快速地横扫全场。

  蟹黄汤包保温保鲜都很好,温度刚刚好,不会冷了散发出属于蟹的腥味,也不会热了,让吃到的时候汤汁会烫到舌头。

  吃完饭,陶迟迟想到了那个“穿越者”,她向樊往撒撒娇:

  “阿往,我想去看看昨天那个被抓起来的人。”

  樊往眼中聚起风暴,他想起了昨日,陶迟迟和那个奇怪的人用了一种奇怪的语言交谈了许久。那种语言,像是云朝官话,又非是云朝官话,带有应该是方言在其中,樊往对这方面研究不多,他如今想来,也是该好好学习云朝其他地区的方言了。

  他的小姑娘,和那个来历不明的奇怪男子,用着只有他们两人才懂的语言。樊往握紧了拳,忍住自己想要一掌拍死那男子的冲动,这种被排在外头的感觉,樊往着实不悦。

  虽然已经不悦如此,樊往最后还是架不住陶迟迟的撒娇,点头同意了

  桑重晖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排行中间的孩子,在桑家,虽然他是嫡系,但是也因为父母的疏忽,还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在面对这次可以说是很无辜的软禁时,桑重晖才发现这用来关人的地方比起他在桑家的处境,那都是要好上许多的。

  桑重晖能吃吃,能喝喝,睡得也不错,一夜下来精神恢复了不少。

  虽然被限制了人生自由,但是他知道有回家的希望,所以也就没打算怎么作妖,反而心态很不错,乐观地不行。

  第二天一早,桑重晖吃完了被看管他的禁军递给他的一些饭菜,就听见门外的请安声,似乎是这个国家的王上和他那个不算老乡的老乡?

  桑重晖高兴了,想来应该是他那个“老乡”找到了送他回家的方式?

  陶迟迟一跨进大门,就见着了桑重晖灼热的目光,眼中饱含希冀。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章,晚安。

  我妈买了十斤的小龙虾,然后逼着我处理干净,从搞了一个白天,手上十个手指被夹伤了八个,码字的时候又疼又困。

  今天就这样啦。那个被屏蔽的章节还没有改好,又是两天后才能改,哭唧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