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大佬的小妖精 > 第76章 腹黑教皇的小画仙(35)
  识辨收敛族人的尸骨,留给各族悲伤的时间却没有多少……

  这才到半山腰,才是实力较低弱的族人,他们在此不过是看守宫殿与打扫宫殿。如今也死相凄惨……

  那么,更上面呢?那些在神殿中服侍众神的精英们呢?是否也……

  能留在神殿,留在神祗身边随侍,那都是各种族精英中的精英,所有精英也非常乐意留在神界山,虽有百年,但是都能成为精英了,寿命绝对不止百年,百年后,这段在神界山服侍神祗的奖励,将是他们最好的履历……

  就像此前的光明教廷,几乎每任教皇在作为圣子前都是在神界山神殿上待过百年。三百年前,神界山消失,损失最惨重的莫过于光明教廷,当时最负盛名的光明圣子随着神界山的失踪了无音讯,连带着他和当时教皇的几个年轻心腹……年迈的教皇支撑不住,得知噩耗竟猝死在寻找神界山的航途……

  自此后继无力的教皇圣子一脉逐渐被长老院架空挟制,光明教廷败落。

  同时,其余种族、势力损失也不小,几乎断送了一批的有生力量在神界山的西洲大陆,一度陷入萎靡混乱。

  陶迟迟想起了史书上对于那三百年前的混乱情状的描写述说,又看了一眼如今再是群英荟萃的各族……而且其首领都在此……emmmmm,这要是历史重演,估计西洲大陆乃至这个位面都会崩溃的趴?!难道说这个位面濒临溃散就是这个诡异的神界山的缘故?

  爬上山顶的神殿,破败的景象只现了一瞬,似水面般的波纹泛起,眨眼间,那断壁残垣变回了它百多年前的金碧辉煌。

  清音袅袅,偶然进出的各族精英鲜活谈笑,衣着精致,长相姣好,真实得好像此前众人的所见所闻皆是幻影。半敞开的大门里是各神祗的神像——那是各神祗入神界山的媒介。

  近几百号的各族在殿外沉默,占据极大的地方,来来往往的各神侍却好像视他们如空气……或者说神侍们就是空气……

  有谁试图触碰在他身旁经过的某位神侍,却像是触碰到了一团空气,直直穿过那神侍身体,那神侍和身边的同伴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继续谈笑着走向花圃,剪下花枝,盛放在臂弯间的篮子里,又高高兴兴地走向神像……

  那是以前呆在神界山山顶神殿里的神侍们最常做的事情……

  幻象太过逼真,若不是他们这些“误入者”无法触碰到任何景象,他们或许真的要以为这三百年就是一场神祗向凡人开的一场玩笑,以为在山腰那尸骸遍地的惨状只是他们眼花。

  阿诺德垂眸,兴致缺缺:“这不是幻象……”

  海神波塞冬眼中复杂无比:“这是……时空重叠。”

  “时空重叠?”陶迟迟对于西洲话虽然已经到了算是能够日常交流无障碍的地步了,对于这种生僻专业词汇还是很麻爪的:“什么意思呀阿诺德?”

  显然,其实还有很多西洲本土居民也不太懂这个“时空重叠”的意思,竖着耳朵想听阿诺德这位强大博识的光明教皇对此的解释。

  至于海神波塞冬?祂那样高傲暴躁的神祗,他们哪敢去烦扰。

  阿诺德也非常不负众望地柔声(虽然仅仅是对陶迟迟)解释:“古书记载,‘时空重叠’那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现象。就是在某个地方现在的人会因为时空的扭曲,得以见到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前同一个地方曾发生过的事情。现时的人能看到过去,过去的人不能地看见现时,不能互相触碰,不能交流,现时的人只能选择看或者不看那过去。”

  陶迟迟若有所思:“那么,总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时空扭曲了趴?”

  阿诺德赞许地递给她一盒密封严实、至今还鲜甜可口的蜜果:

  “的确如此,只有那个地方怨气冲天,众多灵魂自愿献祭才会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使得时空扭曲。而这里……”

  海神波塞冬捏着拳头不松,深呼吸几下:“是众多的残魂怨念不散,集聚于此,才引动了一次时空扭曲,才在我们面前展示了一次‘时空重叠’……”

  祂没说出口的是,祂在其中感受到了他同伴多年、或喜或恶、但从未想过分别的其他各神祗的残魂。这才是造成时空扭曲,形成“时空重叠”的最主要原因……

  现在的祂不愿再多想,只愿这存在的各神祗残魂只是祂们临世分身上的吧……但愿不要是最坏的情况……

  在他们说着的时候,那边的过去时空里,一切像是被拉快,很快就到了夜晚。

  夜晚,是一切卑劣者最自然的保护色。

  许多种族已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唯有如魔族、黑暗精灵这种靠夜晚、靠月光进行修炼的还保持着清醒。今夜乌云蔽天,星子全被遮掩,哪怕是星辰女神的教徒也早早地歇下。

  已是半夜,魔族和黑暗精灵修炼也入了定……神界山一向都被誉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也没有什么巡逻守夜人……

  一切的悲剧,都发生在这个看似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的半夜。

  无数的躲避在黑夜里的黑衣身影不知道从何处涌出……他们谨慎无声地将一种无色无味的粉末挥洒至整个神殿的角角落落。

  然后,许多的各族神侍就那么被无声无息、毫无防备地被杀害在自己的房间……

  那是一场屠戮,枉死的魂灵飘荡在神殿无声嘶吼,血液汇聚成河,浸泡了整个神殿地面,当真像极了那个东洲词——流血漂杵……

  有警醒者,狼狈地搏斗躲过了第一轮屠戮,跌跌撞撞地躲进神像殿,开始急切地呼唤神祗,祈求神祗降临,抵御这场莫名的一方倒的屠杀。

  神祗也确实回应了他们,可是他们还没有等到神祗降临,就被冲入殿中的黑衣掩面者挥刀斩杀,他们含着绝望与希望,倒在了神像殿,鲜血溅上神像,原本慈和庄严的神像染上几分血腥。

  ------题外话------

  哇,写到这儿了,也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也写了大概五分之三?三分之二?

  我有点野心,不知道能不能驾驭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