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大佬的小妖精 > 第51章 腹黑教皇的小画仙(10)
  “我、我是。”欧文·森有些晕乎,这东洲少女的声音也太好听了趴,据说东洲的官话那是要比精灵的吟唱还要动听如歌的存在。

  难道这就是这位东洲少女将西洲话说得如此如歌如诵般的原因么?

  欧文·森这位精灵小王子白皙如冷玉的面庞上染上飞霞:“这位美丽的东洲少女,可否能......请您说一句东洲官话呢?”

  陶迟迟轻轻歪头,消化了一下,有些懵懂,还未来得及说什么。

  害羞的精灵小王子脸都红透了:“我没有其他意思的,就是,就是我曾在藏书中看到过,据说东洲话说起来比我们精灵的吟唱还要动听,我,我只是想要听一听,没有恶意的!”

  阿诺德脸似乎都黑上了几分,但一直也没有多说,只是直直的看向陶迟迟,似乎是想看她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

  陶迟迟愣了愣,却看向阿诺德,用着东洲话说道:“阿诺德,他说了一长挂的,我有些没听懂......”

  Emmmm,这就很凑巧了,误打误撞地她就说了一句东洲话。

  欧文·森也不知道陶迟迟说了什么,只是听到了那传闻中远胜精灵吟唱的东洲官话,他眼睛都直了,传言果真不假啊?!

  被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东洲官话好听得晕头晕脑的欧文·森已经幸福得捧着脸发呆了。

  周围其他宴会众人都竖着耳朵偷听这边动静。毕竟一个算是这个宴会的主角,另一对儿可是光明教皇及他的东洲小美人儿。

  结果听了半天,这位精灵族的小王子就只听了听东洲少女说了一句东洲话就沉醉其中了?!虽然他们也不能否认,这东洲少女声音确实好听,她将的东洲话也确实如同吟唱,但是精灵小王子这反应也太夸张了趴?!

  陶迟迟瞥了他一眼,也茫然地仰着头看向阿诺德。

  阿诺德脸上完全看不出什么,一如既往的温和却疏离的微笑:“迟迟,他只是在夸你的声音好听,他很喜欢你的声音。”

  一双金眸却如深渊般深邃,盯着陶迟迟的一举一动。

  陶迟迟一听阿诺德的话,有些腼腆地对欧文·森笑了笑,露出来了两个小酒窝,用着她还有些笨拙、不熟练的西洲话说:“多谢您的称赞。”

  欧文小王子面前恢复了冷静:“美丽动人的女士总值得更多的赞美!”

  只是,没想到光明教皇冕下居然也会说东洲官话,不愧是他博学多识的偶像。

  阿诺德目光深沉,这该死的骚包精灵。他可没有忘记,在遇到迟迟时,就是因为他夸了迟迟,迟迟才会对他如此依赖信任。这骚包的死精灵想干什么??!

  陶迟迟却只是笑了笑,拉了拉有些失神的阿诺德,是只有她和他能听懂的东洲话:

  “阿诺德,我们去那儿走走吧,我想吃小蛋糕啦。”

  笑容甜蜜,指的正是那长长的一桌甜点酒水。

  还在自己生着闷气的阿诺德,顿时间如雨过天霁,温柔地搂着陶迟迟的细腰:“好。”

  两人不紧不慢、亲密说笑着到了长桌旁,周围的人群装作一副互相交谈甚欢的模样,实际上所有的心神目光全跟随在那两人身上。

  陶迟迟吃着一块软绵的蔓越莓酱夹心的饼干,眼前一亮,笑着将盘子中的另一块捏起喂给阿诺德:“喏,这个也很好吃,你尝尝。”

  阿诺德就着她的手指,吃下那一小块饼干,又暧昧地在她手指上用舌尖舔舐了一下。

  陶迟迟满脸通红:“你、你......”

  阿诺德却是一脸正经:“我?我只是不想浪费呀迟迟。”不过到底是不浪费那一丁点儿饼干碎屑呢,还是不浪费吃陶迟迟豆腐的机会,就只有阿诺德自己知道了。

  围观群众:咦,牙酸。

  阿诺德叹了口气,从内兜里取出一块方帕,弯了弯腰,俯身为陶迟迟轻柔地擦拭了嘴角:“都吃到脸上了,我的小马虎。”刮刮她秀挺的鼻尖。

  宴会他人内心的惊涛骇浪无法言说。

  西莉亚忍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地走到两人身边。

  一向娇美温柔的光明圣女西莉亚,这一次脸上却是带着些许扭曲:

  “冕下,就算您再怎么喜爱这位东洲女子。是否需要注意一下您的形象,您作为光明教皇,所言所为皆代表着我们光明教廷。为一个不明身份的东洲女子弯腰,您不觉得您已有失教皇的体统了么?!”

  这么又长、语速又极快的话下来,陶迟迟一脸懵逼,看着那一脸大义凛然的模样,又依赖地看向阿诺德,并抱住了他的手臂:“阿诺德,怎么了?”

  “无事”,阿诺德理都不带理会那一脸正气的圣女西莉亚,安抚性地将陶迟迟拥抱在怀中拍了拍她的背。

  西莉亚只觉着眼前这一幕刺眼极了,尤其是银发教皇怀中的那个东洲少女,那女人似乎是在挑衅她!

  怒火丛生的她再度拦住了无视了她、抱着那东洲少女的银发教皇:“教皇冕下!您不觉得您现在的所作所为很过分吗?”

  “别忘了冕下,作为侍奉光明神的神官的你,可是不能结婚的。您何须为了一个情人折辱了自己的身份?”

  说得那叫一个冠冕堂皇。

  陶迟迟有些迟疑:“阿诺德?她......”

  阿诺德从桌子上取了一小碗水果沙拉:“不用理她,乖,你吃你的。”

  全宴会的其他贵族都是挤眉弄眼的,尤其之前的那个棕发贵族男子,悄悄拉扯着身边的一群同伴小声说道:“我就说吧,西莉亚圣女果真是求而不得、因爱生恨了。”

  “咦,三角恋呢?”

  “哈哈,这你就说错了,以西莉亚圣女的裙下臣数量来看,指不定多少角恋呢!”

  “看这样子,虽然圣女殿下真爱是教皇冕下,可也不妨碍人家四处睡男人呢。”

  “难怪教皇冕下看不上她,就她?不知道被睡过多少遍......啧啧啧。”

  随着这边议论的人越来越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西莉亚·加西亚挂不住面子了,加上完全将她无视个彻底的银发教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