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大佬的小妖精 > 第44章 腹黑教皇的小画仙(3)
  【哦,好惨哦!】陶迟迟似乎隐约听到盒子外有道特别好听的声音,心不在焉地道。

  系统666表示宿主这干巴巴的语气,说着同情,它一个莫得感情的系统都不信呢。

  啪嗒一声,盒子打开了,宿住在画中的陶迟迟因为没有化成人形,而是偷懒地缩在画中,而画又被卷起,所以陶迟迟视线首先,只瞅到了四周照射进来的阳光。

  直到被一双白皙如玉的修长大手从盒子里取出,将她如今的本体画卷徐徐展开......

  阿诺德将那卷古画温柔地展开,画中是一位雪肤花貌的东洲少女。东洲人在他们西洲看来一直都是偏小的,画上那少女在阿诺德看来也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然而实际上哪位东洲大能画的是自己亡妻桃李年华,也就是二十岁左右时的模样。

  少女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被勾勒得细腻真实,盘了一个复杂但柔美的发型,似乎在东洲那边叫做......倭坠髻,见多识广、博学多知的阿诺德教皇如此想着。

  画中,少女矗立在一枝梅树枝丫下,一身霞色齐胸长裙,外面罩着一件薄薄的蜜合色大袖衫。左手轻轻持着一柄薄纱素白色纨扇,以扇遮掩了半面,却是更加若隐若现。少女眉间一点朱砂,平添几分妩媚。最动人的是她那一双桃花眼,俏丽灵动,似是活人,就那么娇俏柔情、欲拒还迎地脉脉看着画前之人。

  不,或许这就是个活人。祁妄摩挲了几下画中少女那执扇的青葱玉指,含带着温润平和的笑容。

  他曾看过的东洲书籍里,最常出现的一句话就是----万物皆有灵......

  陶迟迟痴痴地望着面前如玉俊朗的银发男子:【球,他长得可真好看!!!】

  【???】系统666都被这话给惊呆了,之前还为祁妄大佬伤春悲秋、抑郁寡欢的是谁?!是谁???!如今不过又见到了一个长得确实、emmmm、好看的大佬,你就这么舍弃了前一个大佬???

  说好的你们饕餮一族最是重情的呢???上个世界你为之殉情的祁妄大佬你见到阿诺德就忘了么???你这喜新厌旧得也太快了吧?!夭寿啦,它绑定的到底是个什么渣女宿主?!心疼地抱抱被遗忘的祁妄大佬和被渣女毁了三观的小系统它!!!系统666现在内心就像是有百万弹幕刷屏、千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祁妄大佬啊,人间不值得。

  陶迟迟像是感应到一些系统666的吐槽,鄙视地瞥了它一眼,只是沉迷在内心刷弹幕的系统666没有发现。

  这边阿诺德倒是敏锐地感觉到了画中少女看向他的直白热烈的目光。

  “有趣”。阿诺德低沉一笑,骨节分明的大手虚虚握住,再退后几步,优雅地一拉扯。

  陶迟迟先是茫然地听着面前的阿诺德说了一句她完全听不懂却的话,随后,一股强大的拉力将她扯出画卷,不由自主地就化成了人形,跌落到面前人怀中,被一双铁臂紧紧禁锢住,不能动弹。

  懵逼了的陶迟迟呆呆地抬头望着抱住她的阿诺德,这阿诺德的身高有些似曾相识?!

  陶迟迟思绪跑偏了。这个画仙身躯同上个世界差多来高,上个世界她一直只到祁妄的胸膛那儿,如今在阿诺德这儿也是,她似乎又找到了一处......

  银发的教皇本该是禁欲圣洁的。如今的他,却怀抱中来自东方的小仙女不肯撒手。

  有些薄茧的手指勾起一缕怀中仙子的墨发,阿诺德的笑容依旧是温和疏离:“既然入了我的怀中,那么,就该是我的人了!”

  陶迟迟还是一脸茫然:“你说什么?”

  虽然听不懂,但是阿诺德语气温柔,面带笑意,应该是在说好话趴?陶迟迟回复了阿诺德一个软软甜甜的微笑。

  是东洲官话,阿诺德面不改色地切换成带有一点儿异域腔调、却颇有风味的东洲官话:“这位美丽的小姐,可是来自遥远神秘的东洲大陆?”

  其实通识任何位面的任何语言的系统666清楚知道这位看起来温和的银发教皇究竟说了什么,它也能让它宿主听懂、会说西洲话,但是吧,感觉自己被渣女宿主欺骗了感情的系统666装死地没有任何表示,反正就是不想给宿主提供语言翻译帮助。

  陶迟迟抬起左手把持着的纨扇遮住她巴掌大小的脸,太让人害羞了,他夸她美丽耶,四舍五入就等于向她示爱了,嘻嘻嘻,害羞羞。

  嘻嘻嘻个屁,害羞羞个屁。系统666的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虽然从它外表上也看不出那一坨是它眼睛。但是系统666非常倔强地表达了自己对渣女宿主的不满。

  【球,你不懂,阿诺德身上也有很浓郁的帝王紫气和杀戮血气......】

  还不是馋人家的身体!等等,雾草!渣女宿主她她她!!!她能听见自己的诽腹???

  Wcccc!

  【球,我不是渣女哦!只是一个世界里我最喜欢的只有一个。】陶迟迟慢吞吞地恶趣味说道。

  【......】系统666感觉自己可能是最失败的系统了:【不是,宿主,你为什么能听到我的内心话?】不该啊,它们系统防火墙什么时候这么脆了?

  【也不是全能听见啦。你知道的,你在我脑海里,就你心绪波动大、针对于我的心里话,我才能听到哦!】

  系统666累觉不爱,这宿主哪是个饕餮,是个谛听才差不多吧?

  陶迟迟和系统666的对话也就一瞬间。至少在阿诺德眼里,怀中的少女以扇掩面,但透过薄薄的纱绢还是能看到少女双颊染上绯红,不过几秒钟,少女又放下纨扇。

  陶迟迟放下纨扇,轻咳几声,低垂下小脑袋:“奴家只不过是东洲一名无名的小画仙罢了,还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看看这矫揉造作的动作、瞧瞧那羞涩有礼的语气!!!系统666第一次发觉自家宿主居然从一个天然黑进化成一个戏精了!!!它在小黑屋躲清闲这么多年到底都错过了些什么?

  ------题外话------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其实陶迟迟是知道系统666在吐槽她的,有几处有伏笔,应该不算突兀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