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大佬的小妖精 > 第三十七章 暴戾皇帝的小凤凰(36)
  这是这段日子以来黑化值下降幅度最大的一次了,简直是断崖式跌落。

  这三个月以来,陶迟迟每日痴缠着祁妄,时不时让祁妄黑化值降低了那么一二点,总加起来,现如今祁妄的黑化值只有32点了。

  系统666觉着自己看到了完成任务的希望了!

  在一干跟随来求亲的大臣、侍卫的目睹下,祁妄一把将陶迟迟抱起。

  ......只是为何还是像抱小孩一样的抱法???o_o

  将陶迟迟安放在那华丽宽大的火红色凤辇正中央,凤辇周围是飘逸朦胧的大红色玉蝉纱,祁妄隔着珠帘在陶迟迟脸颊边烙下一吻,与她交叠的大手像是变戏法似的将一包用油纸包着的什么东西塞到陶迟迟衣袖里。

  陶迟迟下意识就看向祁妄。

  祁妄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低哑磁性的声音在陶迟迟耳边响起:“乖,拿着,里边是御厨做的桃花糕,这一路上包括到晚上你都吃不上东西,那这包桃花糕先垫垫肚子。届时我再找些机会再给你塞零嘴儿,听话。”

  陶迟迟感动极了,她从起床起就没吃什么东西,还是绿萝知道她饿得快乘着还未上妆前给她喂了几块豌豆黄,但那豌豆黄就丁点大,一口就没了。

  出门前,昭阳大长公主还塞给她一个大红苹果,虽然昭阳大长公主反复叮嘱那苹果不能吃了,但是饿了的陶迟迟早打算在路上找个机会啃了它!

  如今祁妄给她送来了一包不小的糕点,而且看样子是被祁妄揣怀里许久,沾染上了祁妄身上的紫气、血气,够她支撑一会儿了,至少能支撑到中午!

  开心的陶迟迟拉回正欲退出凤辇的祁妄,打算也给他脸颊上来一个大大的么么哒,不料却是估算错误,一口亲在祁妄嘴角,她那红红的胭脂染上祁妄的嘴角,暧昧非常。

  看着祁妄嘴角的红胭脂,陶迟迟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好意思,忸怩地对了对手指:“祁妄......你、你擦擦吧,我不小心、不小心将胭脂碰到你嘴角了......”

  祁妄一愣,摸上被陶迟迟亲的那一块,在看向手指,只见指腹上确实沾上了红红的胭脂,却再也不擦,反而大笑着出了凤辇:“无妨,朕就喜欢带着你嘴上的红胭脂招摇过街!”

  一旁的大臣、侍卫都呆了,陛下竟如此表脸了?!

  意气风发的祁妄潇洒地翻上骏马:“出发!”

  于是待嘴角沾染红胭脂的祁妄出现在街头的时候,围观的百姓先是一静,随后更大的议论八卦声响起。

  于是,在这日大婚后,京城乃至大齐各地都开始流传他们陛下嘴角的那抹“迷之胭脂”的传说,此乃后话。

  坐在凤辇上,陶迟迟隔着红纱巡视着这几个月来她和祁妄玩闹而熟识的京城街道。祁妄在她凤辇的前头骑着马,时不时回顾她一下。

  眼力极好的陶迟迟饶是隔了层层薄纱也还是看见了祁妄嘴角那明显的胭脂,羞红了脸,幸而周围都是红纱环绕,又有珠帘遮挡,让围观的百姓看不出她的脸红。

  只是隔着薄纱与珠帘也遮挡不住陶迟迟的美艳,围观的百姓就看着一绝色女子端坐在凤辇中。

  有微风拂过,吹起薄纱,让百姓看到了她那明显非人的血红色眼眸和赤金色发尾......

  百姓中八卦声不断,奇怪的是那维持巡逻的黑甲军也并未阻止他们的议论。无人阻拦,便是八卦得更起劲了!

  在最后一遍游行巡视,陶迟迟鼓足了发力,幻化出了自己的凤凰法相在凤辇上空随着她一同绕着整个京城游行了一遍。

  所有的百姓都看到了那一幕“神迹”,纷纷跪拜祈愿。

  这一手笔,着实震住了众人,尤其是那些心怀鬼胎之人。

  在陶迟迟的凤辇跨入宫门的一瞬间,那凤凰法相再度放大几倍,围绕皇宫徘徊了几圈,最后一声清脆悦耳的响亮凤鸣后,那凤凰法相俯冲入凤辇,回归了陶迟迟身上。

  迎亲队伍一直走到了太和殿殿前长长的雕龙丹阶前才停下。

  祁妄利落下马,大步走到凤辇前:“迟迟,该下来了,到太和殿了!”

  陶迟迟狼吞虎咽地吃完油纸里最后一块糕点。之前在大街上时,陶迟迟顾及自己的形象硬是忍到了进入皇宫。万众瞩目下不顾形象地啃糕点,哪怕有障目术也不行,更何况她都看到人群里又好几个修士了,在大半法力都用于支撑法相上后,陶迟迟并不能肯定自己的障目术能不能瞒过那些修为还算这个世界顶尖的修士。

  饿着肚子还要一直绷着自己的形态,直到入了宫门,宫人都是低头垂眸行礼,陶迟迟才放开了地将那包不小的糕点往口里狂塞。

  吞完糕点,陶迟迟她那满是糕点碎屑的双手胡乱在凤辇上的红纱上抹了抹,掀开纱帘就要下来了。

  祁妄仔细一看,这小花猫脸上、手上的碎屑可都没擦干净呢!

  忍住笑意的祁妄从怀中取出一块锦帕,先是仔细擦拭干净陶迟迟的小肉手,然后轻柔地拭了拭陶迟迟嘴边,神奇地居然没有碰掉陶迟迟一点胭脂。

  在丹阶前候着的大臣们都默默垂下了头,假装没有看见......眼睛都要瞎了好伐?!

  祁妄牵着陶迟迟一步步地跨上丹阶,进入太和殿内。

  众臣紧随其后,安然有序地在殿中排成两行。

  殿中地台上已经摆好香案香炉,香案上还有一块牌位。国师和礼官正在一旁等候。

  登上地台,走至香案和龙椅之间。

  礼官唱和着:“一拜天地!”

  祁妄同陶迟迟拱手弯腰对着香案一拜。

  “二拜高堂!”

  对着那块牌位,两人又是一拜,陶迟迟仔细一看,那牌位上写着---端贤太后祁慈慕容氏讳修颜之灵位。

  是祁妄的生母,先废后,出身西北慕容氏。在祁妄登基后追封她为端贤太后。

  “夫妻对拜!”

  陶迟迟莫名有些紧张,想她一个三百来岁、还未修到成年期的凶兽饕餮,往日里都是避着人间走的,如今却要嫁给一个凡人帝王了。虽然在此世间她算是到了成年;虽然一开始她是为了吃饱,但对于嫁给祁妄这件事,她没有任何抵触的心思。

  ------题外话------

  emmm,我知道,故宫里金銮殿和太和殿是同一个殿,但我就是想不出其他宫殿名字了,就假装它两在我笔下这个世界里不是同一个趴。

  考据党请放过,里面什么礼节都是我瞎掰的,毕竟是架空嘛,平行小世界,哈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