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大佬的小妖精 > 第十章 暴戾皇帝的小凤凰(9)
  柳绵绵,祁妄把这个名字默默记住,也不再多说。

  见祁妄掀过不谈,陶迟迟更是不敢在多言上一句,生怕又被祁妄抓了小辫子。

  安静如鸡.jpg。

  系统666又将这一幕拍下做成表情包,还特意搞出来一个文件夹来专门放它傻白甜宿主的表情包。

  祁妄听着外面不断的喧哗,不耐烦极了:“叫进来看看。”

  刘顺昌心里为这个徐美人默哀一秒,正撞枪口上,也不知道这徐美人将会受到什么残酷刑罚呢?

  感觉到气氛的凝重,虽然众宫女太监知道自家陛下不喜宠幸嫔妃,但也没想到过他们陛下居然是个至今元阳未泄的三十岁大处男。

  殿内一片寂然,等到故作温婉的徐美人端着山楂糕进来时,脸色笑容不由得一僵。

  但很快,心理强大的徐美人袅娜上前:“陛下万安,妾身听闻陛下近日来胃口大开,但思及此前陛下一向进食较少,故而妾身特意为陛下做了些山楂糕前来。”

  徐美人是已故的徐大学士嫡孙女,出身京城徐家,书香门第,在未出阁前就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徐氏这一个家族都是清高自傲的典型,而被娇养大的、还有第一才女美称的徐家嫡小姐,徐美人自然不落下风,比谁都要心高气傲。

  然而一入宫,却被祁妄视作常人,从未被临幸过。

  徐美人依旧非常有自信,认为自己可以征服这个暴君。甚至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还勾引了一个俊朗的小侍卫。

  哪知一个不查,竟是不小心怀上了野种。

  徐美人只能不得不放弃了自己认为非常可行的欲擒故纵之计,换成主动出击,首先第一步就是在陛下面前博得好印象。

  故而在打听到陛下中午一反常日的吃下了两大碗饭菜,还宣了太医,徐美人自信满满地去御膳房下厨做了一碟消食健胃的山楂糕。

  甚至避免夜长梦多,徐美人还偷偷地在山楂糕里放了些助兴的补药。只待一举成功,光明正大地怀孕,到时再想办法弄掉这个野种,指不定还能借这个野种拉下一两个向来和自己不对付的妃嫔。

  想象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实际上徐美人自入宫的一举一动全被刘顺昌安插在皇宫各处的探子探知得一清二楚,探子知道了刘顺昌自然会知道,刘顺昌知道了......此前一直靠着这些八卦逗乐子的祁妄还能不知道么。

  所以现在在祁妄和刘顺昌眼里,徐美人的小算盘一览无遗。

  要是放到以往,祁妄指不定还会有些兴致陪这徐美人演上一番,看场好戏。

  此前也不是过有同样想法的妃嫔,祁妄向来都是直接让他的替身暗卫宠幸了这些野心勃勃的妃嫔,看着她们花样求子,求不成就去偷情......

  这也是他为何三十无子还没有什么大臣会上鉴的缘由,一是他们不敢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违背他的意愿,二就是这些大臣实在太了解自家送入宫的贵女在宫里的勾心斗角了。

  就算有人想把孽种生下以混淆皇室血统,祁妄也能悄无声息地让那人连着肚子里的孩子死得无知无觉。

  所以后宫又不是无人怀孕,只是宫斗太激烈,至今没有嫔妃生下龙子罢了,作为这些宫斗斗红眼的嫔妃家眷,这些大臣们又有什么颜面上鉴呢?

  徐美人其实也有着自信的资本,作为京城第一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同时她也长得温婉可人,也会打扮,就如现今一身月白色齐胸襦裙,半遮半掩,一对玉兔呼之欲出。

  只是她遇上的是从不按常理出牌的祁妄。

  现在祁妄心里正憋着火,徐美人的到来倒正撞上枪口。

  毫不客气地祁妄就开始喷毒液:“怎的,是田侍卫满足不了徐美人了,竟舍得放下你那‘高傲’的身段来勾引朕这暴戾无常的昏君?”

  徐美人脸色刷白,这一些话语都是她私底下和自己的心腹宫女的悄悄话,陛下竟然全部知晓,那岂不是她肚子里的那个孽种......

  想到这儿,徐美人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小腹。

  陶迟迟瞅了瞅明显心情不好的祁妄,又瞅了瞅自作聪明的徐美人,假装自己就是只死鸟的缩在祁妄手心。

  不敢动、不敢动。

  祁妄也懒得再多言:“来人,拖下去,连着她那奸夫和她一宫宫女太监一起杖杀了吧。”

  系统666弱弱地在陶迟迟脑海开口:【要不要阻止一下下吼,杀孽太多似乎对任务完成度评价有碍呢。】

  陶迟迟本来都准备装死了,早系统666弱弱却又不懈地催促下试探性地轻轻啄了啄祁妄的大拇指。

  吸引了祁妄注意了后,陶迟迟压力山大:“就、就,就没关系的人表杀了趴?”

  祁妄危险地一眯眼,陶迟迟秒怂:“杀、杀了也行,嘿嘿嘿嘿嘿。”

  在陶迟迟干笑下,祁妄感知到些许违和感,但也不知出在哪。

  系统666默默在心里抛出宿主那张‘安静如鸡.jpg’表情包,自行禁言,这大佬也太敏感了吧。

  一边进来的两个侍卫很有眼色地见此押住徐氏,一人还熟练地掏出一块有着可疑黄黑色污渍的、一看就用了好久的汗巾揉成团堵住了徐氏的嘴。押着徐氏就下去了。

  祁妄眯了眯眼:“说说看,为什么?”

  这是对陶迟迟说的。

  陶迟迟心里正在哀嚎,她就不该出声的。表面上也只能欲哭无泪地开口:“你、你要素杀太多人,会、会很多血气的,血气......好吃,蛋素辣辣的,太浓的血气,会hin辣。”

  这也是实话,说到这陶迟迟还很形象地表演出一副被辣到的样子,吸气呼气,发出suo suo suo的声音。

  成功被陶迟迟这幅模样给取悦到的祁妄倒是好心情的第一次更改了自己的命令:“刘顺昌,不知情宫女太监就打发到浣衣局去吧。”

  刘顺昌已经被震惊到麻木了,顺从地退下,到殿外交代了手下几句,又回到殿中。

  夜色渐浓,刘顺昌指挥着几个小太监点亮全殿烛火,骤然间灯火通明。

  ------题外话------

  祁妄:感动吗小东西。

  陶迟迟:不敢动,不敢动。

  徐美人,一个作者懒得取名、懒得描写衣着、一章就领便当的炮灰一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