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其他小说 > 仙途逆行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对峙
  画的最后,那些人依然在斗争,哪怕他们的修为已经到了顶点,哪怕距离飞升都只有一步之遥,可惜他们终是没有飞升,只是单纯的用这种另类的方式,实现了所谓的永生。
  君洛看的认真, 想的也认真。
  不多时她便想出了这片林子的问题之处,这林子之中似乎没有水源,也没有金属……总而言之,除了木灵气和土灵气,几乎不得已见其他属性的灵气。
  哪怕是那些厉害的兽类,用的也都是最原始的打斗方式,而非术法。
  在道法自然之中,五行不全本就构不成一个世界, 也就是说哪怕这幅画再逼真也绝非是她曾经猜测过的小世界!顶多算是一个有些特别的须弥空间。
  至于上面的画, 君洛觉得那应该是被记录下来的某一处的某个时间点。因为这些存在的虚影便是最好的证明。
  君洛想,她大概知道破开这层薄膜的办法了……
  君洛闭了闭眼睛,在睁开眼睛时,之前她看到的那些动态的线条已经又回到了原本的模样。
  “洛洛,怎么样了?”
  君洛觉得头有些痛,好在不严重还能忍受的了,她轻轻摇头表示自己无事,然后才看向别处。不知何故,她的周身竟聚集了不少东辰岛的弟子,显然对于方才外界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绿衣见君洛清醒过来,心下沉默了一瞬,这个时候再做什么都已经晚了,何况师叔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更不可能让她有机会趁虚而入。
  绿衣抿了抿唇,心道,也不知到底顿悟出了什么……不过不管顿悟到了什么, 都足够她嫉恨的,绿衣本身不是什么天资出众的弟子, 一直以来就算侥幸进了这东辰岛也不过只能游走于最底层,所以对于上层弟子她是羡慕的也是嫉恨的,这些人明明有着天然的优异资质,还霸占着宗门多数的资源,在她看来这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
  不过她觉得不公平又能如何,她的身份地位注定了,她心中所想得不到任何的疏解,不然也不会被那霍兰肆意欺凌了。
  比较幸运的是,她有着一张天生惹人怜爱的脸,这才使得她的日子好过了许多。不过就算如此,围绕在她身边的人也多数都是没什么权力,和她一样平庸之人。
  这些人在她历炼的时候,还能护她一二,但一旦对上真正有实力的人,那就是蝼蚁一只,什么用都没有。
  所以,她一直以来都希望有个真正厉害的人能守护她, 可惜这样的人根本不是她能够接触的到的。
  方朔,方洵,方游,还有那些内门弟子,看到她都好似在看什么平平无奇的物件。
  然后,她又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引以为傲的容貌,并不能获得他们的庇护。
  多年的怨念积累下来,使得她开始没有缘由的怨恨,她怨恨霍兰,也怨恨朱聘婷,怨恨宗门之中所有获得过宠爱的女修。
  甚至就连并非东辰岛弟子的君洛她也十分的讨厌。
  君洛刚出现于她面前的时候,她就非常讨厌这个女修,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她不无恶意的想,到现在都只能遮着脸,莫不是她的那张脸除了一双眼睛,其他地方根本见不得人?
  但是她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极小,如果真的见不得人,缘何能引得这位方小师叔频频相护?
  后来,她加入了东临城调查事件,有了一次和她共事的机会,然后她发现,君洛这人并不只是花瓶,还有着卓绝的实力过人的天赋。
  但,凭什么!
  凭什么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好处,都轻而易举的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她心中的怨怼之气无处发泄,所以在霍兰利用她的同时,她也想要利用霍兰,可惜霍兰虽然是个蠢货,却也懂得趋利避害。
  说起这人,也是个窝囊废,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追在另一个女人的屁股后面,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做什么事也都只敢暗戳戳的来,以至于现在都没能得到什么成效。
  这一次,她也算是上了头,她眼红君洛的顿悟,想要以此来破坏,然而她还是失败了。
  自家的小师叔尚且不提,这个身着蓝色衣衫的男子又是从哪里来的,尽管男人并没有针对她释放任何的威压,但她的身体还是在不停的叫嚣着危险。
  她能感觉到对面的蓝衣男子对自己是有敌意的。
  而这敌意所出现的原因也毫无疑问,定然还是因为君洛。
  绿衣几乎咬碎了一口白牙,不过她面上不显,甚至还对着君洛笑吟吟道“方才听方师叔说,君道友在寻找突破的办法,看君道友想的专注,想必现在定然是已经有了办法吧。”
  不是都护着她么?她倒是看看这回君洛如何能下的来台,她要她成为整个无尘大陆的笑柄!
  君洛目光轻闪,似是明白了什么,她不动声色的对想要开口的方朔摇了摇头,随即又看向明显不怀好意的绿衣,也笑了起来。
  “说这么多,不就是想看我出丑么?”
  绿衣面色微僵,显然没想到君洛能将话说的这么直接。
  “君道友似乎对我有着诸多的误解……”绿衣欲言又止,神情楚楚可怜,似是受到了欺凌一般。
  君洛却觉得有些厌烦,直接开口发问“你差不多行了吧!我就是好奇,你我非亲非故你于我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恶意?当然,你继续装可怜也行,不承认也行,反正你的答案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我只是觉得一个修士还是该走正途,而不是将心思放在别的邪门歪道上面,否则,你拿什么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又拿什么来飞升?”
  绿衣僵在了原地,甚至连楚楚可怜的表情都难以再继续维持。
  “我自认为从认识你以来并不曾得罪过你,甚至在血洞的时候,还救过你性命,我也不求你报恩,只求你别恩将仇报就好。”
  一些喜欢听八卦的修士早就支楞起了耳朵,只有绿衣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