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是朱由校我不当木匠 > 第一百三十九章:岳鸣珂回来了
从离开满州管辖地来到大明辽东地区,仅仅五天,一代名将莽古尔泰所率领的四千建奴精英铁骑,就全军覆灭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莽古尔泰想到的不是生命的短暂和脆弱。而是完了,整个满州帝国完了。只恨自己不能活着回去报信了。大明已研制出如此精准的火器,又岂是满州铁骑的血肉之躯所能抵挡的。如果这样的火器数量不多还好,万一成千上万,那简直连躲都没地方躲呀。

来人收起枪,跳下马,拔出剑。莽古尔泰那硕大的头颅就和他的身体彻底分离,他那惊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不甘。

“莽古尔泰呀,莽古尔泰。你是死在我岳鸣珂枪下的第一个建奴高级将领,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血债是要用鲜血来偿还的。”岳鸣珂收好自己的战利品,骑上战马,返回沈阳城。

其实,岳鸣珂是悄悄来的。按照孙承宗的意思,他现在应在沈阳城内给火枪营的战士做最后的特训。可是,岳鸣珂却无心如此,他把特训的任务交给了成虎、成豹等人,然后伪装成一名普通的小兵,混在贺世贤的队伍中,一起出了城。

不过,岳鸣珂也知道,火器是孙承宗的最后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是把这张底牌亮出来的。与建奴的军队遭遇后,射向莽古尔泰的那一箭就是他射的,他也清楚地看到莽古尔泰的战马疯了似的逃窜。

他没有多想,翻身上马,顺着踪迹就追了上来。这样一条大鱼,怎么能轻易让他逃掉。这种情况当然逃不出贺世贤的眼睛。他刚想制止岳鸣珂的鲁莽行为。可仔细一看,岳鸣珂!

靠!这祖宗什么时候跟来的,自己根本管不了他呀!算了,他本是江湖人士,本领高强,应该不会出事的。

岳鸣珂的战马本就不如建奴的精良,再加上莽古尔泰骑的那匹马受了点惊吓,疯了,就更追不上了。不过,他江湖经验丰富,到底还是追上了敌人,这才一把火枪,十发子弹了结了莽古尔泰的生命。

当岳鸣珂回到沈阳城时,沈阳城已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不过,大帅孙承宗却心事重重。岳鸣珂溜走了,这是他所想不到的事。他知道,岳鸣珂这人很受熊廷弼的重视,万一出了点事他不好和熊廷弼交待呀!

他顾不得埋怨贺世贤等人,也顾不上刚取得的胜利的欣喜,就要亲自帅兵去找岳鸣珂,刚走到城门,就看到岳鸣珂骑马飞奔而来,他这颗紧张的心才放松下来。

见岳鸣珂进城,孙承宗阴沉着脸,对岳鸣珂把手一招,然后返回了大帅府。

大帅府中,一派肃穆,孙承宗坐在帅位上,用眼睛狠狠地瞪着岳鸣珂。岳鸣珂满脸赔笑,不停地向孙大帅赔着不是。

“岳鸣珂!”好一会,孙承宗才咆哮道,“不要以为你是熊廷弼的人我就不敢处罚你。你信不信,即便我杀了你,老熊也不敢说个不字。”

岳鸣珂连连点头:“大帅批评的是,这次是我孟浪了,请大帅责罚。”

“哼。”孙承宗冷哼一声,“不要以为在本帅面前装乖巧就可以兔于处罚。回房间面壁思过一周。一周之内,不许走出小院。你可服?”

岳鸣珂连连点头,他知道,孙承宗虽然批判他挺狠,但最后的处罚却是轻描淡写。在孙承宗心中,岳鸣珂不仅是他最得利的助手,也是需要他疼爱的晚辈。

“大帅。我给你带来一件礼物,不知能不能……”岳鸣珂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眼睛不错地看着孙承宗。

“想都别想。”孙承宗又怎能不知道他的想法,“把礼物呈上来。”

旁边有人从岳鸣珂手中接过纸包递给大帅。孙承宗一层层把油纸打开,上眼一看,不禁吓了一跳。靠!人头。岳鸣珂这小子,想干什么,吓唬我吗?我孙承宗我可不是吓大的。不过,岳鸣珂应该也没这么无聊吧。再仔细一看,莽古尔泰的人头!

“好小子,不错不错。把莽古尔泰的人头悬挂在城楼上,以壮我大明军威。”孙承宗兴奋的胡子一翘一翘的,“至于你,将功补过了。”

建奴五皇子莽古尔泰授首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沈阳城,让本来就欢心鼓舞的沈阳军民就更加兴奋了,尤其是那些新搬进沈阳城的乡下百姓。仅仅几天时间,沈阳新城已经成了他们的新家。在这里,还是以原来的村庄为单位住在一起。这里虽然没有以前住的地方宽敞,但这里繁华呀,这里热闹呀!而且,在这里的日子比以前滋润多了,至少能吃得饱了,而不像以前那样饥一顿,饱一顿的了。

一想到这几天城外的遭遇,他们就有些后怕。如果当初没有钦差逼迫自己搬到沈阳城来,那么自己的后果会是什么?小河屯村民的结果应该就是自己的结果吧。

可是,自己是怎样对待钦差大人的吗?内心辱骂就不用说了,当面唾钦差一脸唾沫的也大有人在吧。钦差大人不但不生气,而且,据孙大帅说,钦差大人还自掏腰包双倍赔偿了我们的损失。这样清廉的大人到哪里去找呢?这就是所谓的宰相肚里能撑船吧!

既然我们知道错了,那么我们是不是该向钦差大人赔个不是呢?该不该向钦差大人表达我们的谢意呢?当然应该了!

浩浩荡荡的人群从沈阳新城出发,直奔田尔耕休息的府邸。这段时间,田尔耕虽然有些心惊胆寒,战争要来了吗?刀枪是不长眼的,万一自己的小命交待在这里,那再大的荣华也就与自己无关了。不过,总得来说,还是很惬意的。皇帝交给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虽然不太圆满,开始时出了点小差错,最后还有几个村庄的村民惨遭杀戮,但总得来说,还是挺完美的吗?百分之九十以上村民都到了沈阳城,野外基本上没有给建奴留下粮食,这怎么说也能给皇帝一个交待了吧!何必追求完美呢?毕竟,十全十美是神的标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至于战争,那是孙承宗的事情。虽然说城门失火,会殃及池鱼。可是,自己没有本事让城门不失火呀!既然自己没有这本事,那就把这事交给有本事的人吧。

因此,这些日子,田尔耕每天都睡到自然醒。醒了之后,吃吃饭,喝喝茶水,有时也踢几下腿,打几趟拳。这天,他正在院子里喝茶,门外一阵喧闹。靠,怎么回事?沈阳城破了,建奴打进来了,我要不要逃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