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其他小说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二十一章 一曲误终生
  日落,月出,霜满地,白日里的比斗实在再难引人注意,自暖阳落败后便回了住处修养,萧溯水一心都扑在暖阳的伤势上,自然无心观擂。

  入夜,萧溯水行至暖阳门前,这处住所倒还算雅致,没有什么云,满天繁星倒是看的清楚。门内古琴传来阵阵愁绪,萧溯水伫立门前,静静听着。

  “人如玉,世无双,青丝白雪莫等闲;月如霜,日如水,漫天花舞尽成灰;千里鹊桥终成空,百里花海竟成终;莫道少年不回首,红尘不染江湖手。”

  门外,萧溯水听着暖阳的歌声犹豫了半晌,伸出手想要推开那扇门,最终却还是停了下来,只用手指摩挲了一二,摇了摇头,而后便转身离去

  门内,暖阳轻轻叹了口气,自己又如何不知门外站着人呢,暖阳手指轻轻按在古琴上,停了音弦。

  “不弹了?”路非雨问道

  “休憩了。”暖阳道

  “也好,好好养伤吧。”

  “嗯”

  .......

  萧溯水静坐在房内,面前摆了架古琴,手指轻轻拨弄,倒是磕磕绊绊的弹出了暖阳方才的调子。

  “师兄,要酒么?”独孤拎着食盒默默走来问道

  “也好”萧溯水回道

  独孤一早便备了一桌酒菜,从食盒里取出,大大小小十数个碟子,独孤将酒斟了两杯,递给了萧溯水一杯。

  “师兄何故如此愁绪?”独孤问道

  萧溯水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而后言道:“我也不知,只觉得似是亏欠了些什么,却又别无他法。”

  独孤又给萧溯水斟了杯酒,而后问道“师兄可是说暖阳姑娘?”

  “嗯”萧溯水接过酒杯答应着

  “师兄若是喜爱不如去说个明白,我五毒首座总不至于配不上人家不是。”独孤打趣道

  萧溯水拿着酒杯无言,独孤将桌上的菜给萧溯水夹了些又言道:“师兄这是在犹豫些什么?”

  “我也说不清,这到底算不算是喜爱。”萧溯水看着杯中的酒言道,而后一饮而尽

  “何不去试试?”

  “试试?”

  萧溯水似是有些惊讶,不过独孤所言倒也不无道理,若是当真说不清道不明何不去试试?只是转念一想,自己今日所作所为,却又苦笑了几声

  “怕是有些晚了。”萧溯水自顾自地说道,“今日种种若换作我是她怕是也不会释怀了。”

  良久...无言,独孤默默添了酒,萧溯水自己清楚,若是原本还说不清自己究竟是不是喜爱,今日这一曲后,那心中的不舍于难离便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这女子不知何时,便走了进来,且出不去了。

  许是自己太过滥情吧,方才不过几面便喜爱一人,萧溯水想到

  ......

  翌日,武林大会接近尾声,各门各派弟子都互有切磋,只余下首座们还未出手,引得众人期待,而诸多首座们又将视线放在三仙的位子上,总想着自己和三仙还差上多少。

  萧溯水看了看百花谷的方向,依旧是路非雨为首领着诸多弟子,暖阳的位置空着,心下里便放心不下

  “你且照看好弟子们,我去去便会。”萧溯水对独孤言道

  “好”

  独孤自然知道自家师兄去忙些什么,便并未多问,应下来便由着萧溯水匆匆离去。

  萧溯水走到暖阳门前,叩了叩门,却并未有什么回应,便问道:“可有人在?”

  门内久久无声,萧溯水心下有些疑惑,却也未想着闯进去看看,只想着怕是暖阳并不想见自己,便自顾自地在附近走了走,散散步。

  那住所后是一条小溪,水流并不湍急,再加上少室山后山除了少林中人,平日里并未有什么人来,便显得这水格外清澈。萧溯水捧起一捧水,轻轻饮了一口,倒是清甜

  “想不到萧首座还有这般癖好。”

  萧溯水只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循声看去,暖阳正坐在不远处溪边。暖阳一身妆容倒与平日不同,许是平日里有百花谷首座这层身份束缚,穿的便如同江湖侠女一般。如今卸下这名头,倒更像是大家闺秀一般,头上碧玉的簪子挽着青丝,耳上挂着对珊瑚的坠子,身穿暮云纱所制的衣裙,一双蜀锦绣的鞋子便放在身旁,玉足在水中拨弄着,便想是块天然的美玉,在这溪流中被水冲刷着。

  萧溯水一时间有些痴了,不知如何言语,却又忽然想起暖阳方才所言“癖好”这才红了脸。暖阳坐在上游浣溪,自己在下游喝水,这岂不是将“洗脚水”喝了个干净.....

  “我......”萧溯水想说点什么,可这话明明在嘴边,却说不出口

  “萧首座还有什么话未说完?”暖阳问道

  “暖阳姑娘,身体可还好,伤势无碍吧...”半晌萧溯水才憋了这么句话出来

  “又与萧首座何干呢?”暖阳看着萧溯水问道,“或者说萧首座又如何以为伤的到我?”

  萧溯水被怼的无言,而后言道:“那日擂台上,那问题....其实.....”

  萧溯水还未说完便被暖阳打断,“而今说这些,萧首座不觉得太儿戏了么,那日的问题我问过,也有了答案,不论那答案真不真,我信了。”



  暖阳说完,自顾自地穿上鞋袜,轻功运使便离开了溪边,留下萧溯水一个人。那日自己也是这么看着她的背影离去,萧溯水想着,若是擂台上自己并未那么决绝该多好。

  那日暖阳分明将“当真”二字咬的厉害,若是自己当时懂了便不该全力出手,总得留下些余地,若不是自己尽了全力,就算暖阳只用了三四分力,以其武功就算接不下,也不会受如此重伤。自己方才看的清楚,暖阳轻功运使时分明皱了皱眉头,恐是伤到了经脉。

  萧溯水默默走回暖阳门前,将怀中早已备好的疗伤药放在门前。那药品是上佳的雪域青莲散,专用来治疗被五毒武学打出的伤势,希望能对暖阳有些助益.....

  萧溯水放下后便转身离去,回了擂台。

  良久,暖阳将门打开,看着那瓶雪域青莲散,默默收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