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其他小说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二十章 花舞漫天
  日出月落,武林大会依然如火如荼,依然叫许多少年心生向往,台上雪山司徒圶和少林重夜打的激烈,台下不乏叫好声,只是到了百花谷这里,便显得有些清清冷冷。

  暖阳端坐在座位上,手中握着杯茶,食指便沿着杯沿摩挲,半晌才轻轻喝了口,而后又盯着那茶水怔怔看了会才放下。

  “你怎么了?”路非雨问道,毕竟自家师妹的性子自己了解的很,这副样子决计是不正常的

  “没什么,”暖阳说道,“你说如何才能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

  “什么?”

  “没什么。”

  无言,良久,暖阳一夜未睡,倒不是因为什么女儿家的娇羞,自己大抵也没那东西,更多是一种疑惑和迷惘。暖阳并不清楚自己在萧溯水心中究竟是如何的存在,自己开的起玩笑,也不那么在意男女之别,但是终归落实到情爱上,还是要弄个清楚的不是。再说二人一个是百花首座,一个是五毒首座,就算彼此相恋又真的能有好结果么?暖阳心下想着......

  “若你真的想得到一个答案,不妨去找他问问看。”路非雨突然说道

  暖阳有些错愕,自己并未说出是什么事情,路非雨却好像猜中了什么。暖阳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台上的比斗

  司徒圶和重夜你来我往交手了数十回合,而后司徒圶使出了雪山剑法的绝技,一招雪花六出,胜过了重夜半招。原本还等待着下一位侠士的比斗,却看到暖阳缓步上台。

  “前辈,您这是.....”司徒圶似是有些无奈的问道

  “抱歉”

  听过了暖阳的回答司徒圶心中也算有数了,这之后的比斗怕不是自己能参与的了,便拱手下了擂台。

  “萧溯水,”暖阳看着五毒的方向道,“上台一战”

  萧溯水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轻轻一点,飞身上台。还未站好便看暖阳双剑出鞘,向自己攻来。萧溯水一掌拍出拦下了暖阳的攻势,而后内力运转死死按住双剑言道:“暖阳姑娘,你听我解释,昨日......”

  萧溯水话还未说完,却见暖阳轻功运使,飞身转了一圈,破开了萧溯水的压制,而后反手将长剑刺出逼着萧溯水不得不防,又以短剑朝萧溯水的肚子狠狠的拍了一下,而后又用短剑的剑柄挑着萧溯水的下巴问道

  “公子想说昨日不过是误会是么,那画也不过是误会而已,你萧溯水对我暖阳没有半分遐想,是么?”

  “正是......”

  萧溯水话音刚落却被暖阳一脚踢飞,还未缓过气来,便看暖阳从天而降,那剑尖直指自己命门。萧溯水心下一惊连拍数掌,借力闪开,而后瞳术运转,以千丝变限制住暖阳的攻势,这才飞身上前说道

  “若此事实在污了姑娘清白,在下回去便将那画烧了,此生不入百花谷半步可好。”

  “世人口中的清白又与我何干?”暖阳道,“你只消告于我,究竟为何作画,心下里又如何看我便可”

  萧溯水不敢言语,自己也不清楚这算不算的上喜欢,若是说好感那倒是有那么几分,可那惊鸿一瞥又怎敢妄言终生,再者说二人不过几面之缘,若是妄言情爱实在太过轻薄

  见自己问过后萧溯水迟迟未曾作答,暖阳心下不免有几分火气,内力运转震开了萧溯水,而后双剑飞出,化作两道残影,攻向萧溯水,暖阳自己也是一掌拍出

  萧溯水不敢怠慢,一记万缕变用出,挡下了双剑,连带着剑气也消散在了天地间,而后一记形销骨立硬接暖阳一掌,二人双掌拍出,僵持在原地。

  “萧公子可曾对我有半分喜欢。”暖阳问道

  萧溯水沉默了半晌,这问题又教自己如何作答,而后又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方才言道:“在下不知”

  暖阳带些怒气的笑了笑,而后双剑齐出,恍若一道流光一般攻向萧溯水,口中还说道:“一个男子,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五毒可是人人都如此畏手畏脚?”

  萧溯水连连格挡,配合着瞳术倒也不曾落入下风,似是也被暖阳这几句话激起了火气,而后言道:“此间种种,实在难以说清,暖阳姑娘,在下只能说画那画时对你,绝无非分之想,至于喜欢更谈不上。”

  萧溯水说出口便开始后悔,这话实在伤人,若自己当真没有半分喜爱也就罢了,可是那影子分明镌刻在自己心中,却又不知是不敢,还是不愿,始终不愿让它浮现。

  暖阳自嘲的笑了笑,似是有些失望,又是有些解脱,而后说道:“若萧首座当真无意,那便当今日不过是你我二人切磋,那画我也权当从未看过,此间种种不过是我一人自作多情,”暖阳说着看向了萧溯水,那当真二字被暖阳咬的厉害,而后又说“萧首座且接我最后一招。”

  说着暖阳足下一点,抽身撤开,而后双剑脱手,化作点点花瓣围绕己身,不多时便在暖阳足下凝出了一朵桃花,而后暖阳指剑点出,那桃花便散成朵朵花瓣,攻向了萧溯水。

  萧溯水不敢怠慢,双瞳中的雾气渐渐交融,使出了那一招“天地绝灭”攻向了暖阳。别人或许不清楚,但萧溯水知道,暖阳的这一招乃是百花谷的绝学,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论起攻势来虽擒龙功那般刚猛,却更加诡异难测,实在难防,因此自己这一招“天地绝灭”没有半分留手

  两人招式一碰萧溯水便暗道不好,暖阳此招分明未尽全力,看似花舞漫天,攻势凶猛,实则一身内力不过用了三四分的样子。萧溯水用尽全力想要收回这一招天地绝灭,但是俗话说覆水难收,这一招打出去容易,收回来便没那么简单了。

  轰

  一声巨响过后,那花舞漫天的场景便犹如融雪一般,消散在天地,暖阳如一道飘零的柳絮,跌落在地,一口鲜血喷出却并未有何言语,只是那双盯着萧溯水的眸子中,满是失望....

  萧溯水慌忙向上前查看暖阳的伤势,却被路非雨抢了先,一把扶过了暖阳,而后言道:“萧首座当真好武功。”

  萧溯水刚想要解释什么,却听暖阳言道:“此间,是我输了。”而后便叫路非雨扶着自己下了擂台。

  萧溯水怔怔地站在原地,五毒倒是一片叫好,直说着自己武功多么多么高强,但萧溯水自己却总觉得,心中有些东西在隐隐作痛,她送了自己一场花舞,自己却亲手将其打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