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其他小说 > 江湖录之江湖缘起 > 第十八章 那日那画(1)
  随着萧溯水与浩子仁一战后,这一日的武林大会也渐渐告一段落,之后的种种比斗有此珠玉在前,总不免让人觉得乏味。

  入夜,萧溯水独坐床边,这月色总归是不错,看着皎洁,却少了些人情的暖

  “师兄,还在想着千蛛第三变么?”独孤走来给萧溯水递了杯茶,问道

  萧溯水回道:“师门古籍中说过,这第三变叫做情网,也是千蛛变最为精华的部分,可我却迟迟不能领悟。”

  “许是时间还没到,若是叫做情网,说不定与男女间的情情爱爱有关也未曾可知。”孤独言道

  萧溯水并未回话,脑海中却突兀的浮现了暖阳的模样,今日武林大会一见,又何尝不知那日顺天府,不过是自己被戏耍了,说来也奇怪,自己并不恼火,反倒觉得这女子有趣,不似世人那般古板。

  “师兄?”独孤见萧溯水迟迟未曾回话问道

  “无妨,大抵是有些累了,歇息几日便好。”

  .......

  孤独走后萧溯水默默走到案台前,鬼使神差的拿起了笔,描摹了起来。说起来萧溯水虽然一心习武,但也并非胸无点墨,反而还算得上饱读诗书,琴棋书画都有所涉猎,毕竟武学领悟也不是天资好变学得会的,若是连古本都读不通,又何谈其他?

  萧溯水一笔笔勾勒,不时嘴角还挂着些许笑意,细细看去,那画中分明是一个女子,看背景大抵是在一个小巷子,低头微微啜泣,总叫人心生不舍。这画还未描摹眉眼,却叫人觉得熟悉。萧溯水运功静静调息了几个周天,摒除了杂念,这才为这副画添上了眉眼,虽然算不得传神,但也有了暖阳七八分神采了。

  ........

  另一边,暖阳靠着床休憩着,听着门外清云与思邪叽叽喳喳的,便不由得感叹:“少时果然是最好的年纪。”

  一旁路非雨瞥了个白眼给暖阳,自家师妹武功有多高人便有多没谱,明明相较于清云二人大不了两岁,却非摆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谁?”门外思邪突然道

  暖阳夺门而出,还未来得及发问便看到思邪清云二人已和那人交起手来,看着还有些落入下风。

  暖阳不敢怠慢,双剑齐出,一长一短接过了攻势。原本看着那人武功平平无奇,但这一接手暖阳不免心中一惊,这人内力深厚更胜自己,此刻若非是为了掩盖身份,怕是自己也不敢妄言稳稳地赢过。

  那人见情况不妙,一掌逼退了暖阳,轻功一点径自离去,暖阳避开后也运使轻功追了上去。那人内力虽高,但轻功一道却不如暖阳,眼看就要被追上,伸手一点飞出三根金针,暖阳举剑挡下,却不免停住了轻功,再也寻不到那人的踪影。不过方才那人的暗器手法暖阳倒是颇为熟悉,正是五毒一门的五毒神针。

  路非雨带着清云和思邪方才追上暖阳,却见暖阳手里拿着三根金针,便问道

  “那贼人呢?”

  “追丢了,”暖阳回道,“不过他的暗器手法倒是很像五毒神针。”

  “五毒神针?”路非雨问道,“那还等什么,现在便去找五毒讨要个说法。”说着路非雨便要去找五毒一门算账

  “师姐,”暖阳拦下了路非雨,“那贼人用的虽是五毒神针,却也不能以此下定论,五毒此次来人有此武功的不过萧溯水,但是之前我见过他的暗器,其上都有特殊的花纹,且使用时手法并不与寻常五毒中人一般,少了些阴诡,反倒有些堂堂正正,而这贼人却不同,说不好是栽赃也未可知。”

  “不如我去找萧溯水问问,说不定他知道些什么。”暖阳道

  “也好”路非雨说道

  .........

  萧溯水方才画好了暖阳的画像,放在桌上,静静等着笔墨风干。

  咚咚咚,萧溯水的房门被敲响

  “何人?”萧溯水问道

  “百花谷暖阳,深夜叨扰,万望萧首座勿怪。”暖阳回道

  萧溯水有些惊慌,画像还未干,此刻收不得,可是若是将人晾在门外似乎也有些不好,思忖了半晌才未暖阳开了门

  萧溯水站在门前问道:“不知百花谷首座来访所为何事?”

  暖阳似乎并不见外一般,原本萧溯水挡在门前,暖阳却径自侧了个身进了房门,有对萧溯水言道:“隔墙有耳,还请萧首座容我细言。”

  暖阳将身上的三根金针递给萧溯水问道:“萧首座可知道五毒有何门人所用的暗器是这副款式?”

  萧溯水见到暖阳有正事也不再墨迹,接过金针仔细瞧了瞧,言道:“我五毒一门定要位高权重的人所配备的暗器才是这金针,却不知首座从何处的来?”

  “萧首座也不必客气,叫我暖阳便好。”暖阳道

  “暖,,,,暖阳姑娘,可否告知在下这金针从何处得来?”萧溯水似是有些害羞的说道

  暖阳道:“今日我本在房中休息,却听门下弟子说道有贼人窥视,这便一路追击那贼人,那贼人为了脱身,使出了五毒神针,用的便是这金针。”

  “五毒神针?”萧溯水言语中有些惊讶,又道,“我五毒一门的五毒神针非要入门弟子才能习得,且新弟子入门所用的大多是飞刀,而后功力渐长才会练习这五毒神针,不瞒首....暖阳姑娘,这金针在五毒一门便只有我和师弟独孤使用,而师弟方才还在我房中奉茶,因此在下一时竟也不知是何人所用。”

  暖阳点了点头,知晓萧溯水所言不虚,百花谷与五毒教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就算要下手也没理由不是,总不能是谁暗恋百花谷弟子,这才深夜窥视吧.....

  暖阳正想着,眼睛却不由得瞟了眼萧溯水的桌面,看到了那幅画。

  “萧首座竟还有此雅致?”暖阳说着便要去拿起那幅画看看

  萧溯水急忙拦下,言道:“暖...暖阳姑娘,这不过是在下一时兴起做的小玩意,不足挂齿,恐污了姑娘慧眼。”

  “萧首座又何必自谦,”暖阳并未理会萧溯水的阻拦,拿起那画径自言道,“想不到萧首座不但武功高强,其他技艺竟也如此出众。”

  话音才落,暖阳却发现了这画中的不对劲,这画中的场景再加上这女子的相貌,不正是自己么。暖阳急忙将画放下,面颊有些发烫。空气这一刻倏而有些凝滞,二人便如此站在屋中,久久未曾言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