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穿越小说 > 穿越明朝成天启 > 第一百六十一章暗中谋划(4800字,求订阅啊。)
“宣。”

朱由校深吸口气,重新又坐回了榻上,说道。

不一会,当刘一璟等四人进到乾清宫暖阁之中的时候,毕自严等人已经全部坐回了凳子上,仿佛一直都在商议着什么,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行过礼后,在朱由校的授意下,刘一璟几人也跟着乖乖坐在了凳子上。

一切安排妥当,朱由校才开口说道。

“诸位爱卿心里一定好奇,朕为何会提前到京吧?”

问完后,整个大殿内却是鸦雀无声,刘一璟等人全都眼观鼻,鼻观心,不发出一声言语,仿佛刚才在内阁之中打听朱由校提前回京缘由的不是他们一般。

对于会有这样的结果朱由校一点也不意外,嘴角微微冷笑,说道。

“朕若不提前回来的话,京城还不一定会出什么乱子呢,对吧,韩阁老?”

嗯?

韩爌心中微微一惊,和毕自严几个户部官员对视了一眼后,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眉目,站起身来,躬着身说道。

“陛下恕罪,我等擅自拨银安抚宗室皇亲确实有罪。”

老狐狸韩爌语言上的天赋确实了得,虽是在认罪,却用了安抚两字,以此来表明意思,以及洗脱罪责。

在他看来,无论是按照官阶和职权那个方面来算,他都算不上是大罪,率先提议拨银安抚的是户部尚书毕自严,内阁也虽然同意了,但他只是次辅啊,哪怕天塌了也有刘一璟这个首辅在前边顶着。

所以此刻的韩爌有恃无恐,毫不慌张。

“呵呵。”朱由校冷笑出声,从衣袖里掏出一封密信来,丢在了韩爌面前,说道,“韩爱卿还是看一看上边写的是什么吧。”

看着自己面前的纸团,韩爌眼睛微缩,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这可是密信啊,属于最高机密,一般只有陛下才有权利看,其他任何人私自查看都是罪同谋反的死罪。可是现在这样的密信,陛下却大咧咧地丢在了自己的面前,韩爌心中不瞎想才怪呢。

伸出手,韩爌有些颤抖的打开密信看了起来。

其他人也被朱由校这一连串的动作给整迷糊了,不知又

有什么事发生,于是,全都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韩爌。

却只见韩爌拿着密信的手颤抖的越发厉害,额头都有密汗冒出。

这使得其他大臣对于密信中的内容更加好奇了,在心中纷纷猜测起来。

不一会,当韩爌将手中的密信看完后。

朱由校的声音忽然响起。

“韩爱卿,你告诉朕,这上边说的是尔等擅自拨银安抚宗室的事情吗?”

韩爌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后说道。

“回陛下,不是。”

“那么这件事情韩爱卿你知道吗?”

这时候的韩爌,心里已经成了一团乱麻,想要想出紧接对策却没有思绪,他也不知道陛下哪里究竟还掌握了多少证据,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看到韩爌一时没有回答,朱由校也不逼问,看了看其他大臣们满眼迷茫,微微一笑,说道。

“也没什么,之前在辽东之时,朕答应奴酋努尔哈赤和后金开通互市,以此来确保我辽东大明子民的安危,让他们免遭屠掠。也是因此……”

朱由校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也是因此,奴酋努尔哈赤才同意退兵,不再围困沈阳城,朕也得以脱身安然回到这京城。不然,你们以为朕为何会安然回京呢?”

乾清宫中凡是听到朱由校所说的话的所有人,心头都是一紧,有担心自己安危的,有感到憋屈的,也有为陛下敢于承认并且说出这一点而感到敬佩的。

身为一个皇帝,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奇耻大辱,可是今天,朱由校却当着众人的面亲口将他说了出来。

能敢于承认并且提起自己之前不堪历史的人,要么是对这件事早已看淡,丝毫不在乎。要么则是心胸宽广到了一定程度,敢于直面自己的过去。

说陛下对于这件事情早已看淡,怎么可能,挫骨扬灰也忘不了。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陛下心胸宽广异于常人,早已无视将来历史会如何描写自己。

这一刻,刘一璟等人对于眼前的朱由校仿佛再次重新认识了一遍一般,要知道,大臣们之所以可以要挟甚至慢慢架空皇权的基石便是儒家有史以来

的各种规矩。

可是当一个皇帝已经完全无视人民以及青史的看法,完全开始耍流氓之后,这样的皇帝才是最可怕的。例如有名的流氓皇帝刘邦,最近的有明武宗朱厚照。

朱由校看着下首一个个沉默不语的大臣们,再次问道。

“怎么,都不想知道后续的事情吗?”

刘一璟等人心里苦啊,哪敢问出这话。要知道,陛下当时回京的时候,满朝文武可是以凯旋而归的规格来迎驾的,现在让他们去问话,岂不是在质疑之前朝廷的所作所为?岂不是在打他们自己的脸?

虽然大臣们全都知道当时在辽东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去当众拆穿,这属于政治正确。

“好,你们既然不问,那朕就继续说。”

朱由校调整了一下坐姿,继续说道。

“现今奴酋已经派了使臣悄悄进了京,来和朕商谈开通互市的事情,本来奴酋的使臣是要明目张胆进京,就是想拆穿朕之前编造的谎言,让朕在天下所有人面前丢尽脸面。”

“可是一些边防地区的商人们却给后金的使臣出主意,让其悄然入京,以将之前的事情公布于众为要挟,来胁迫朕,为奴酋在互市当中争取更大的利益。”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由校的声音已经开始冰冷了起来。

“那些边防的富商们则开始用重金贿赂朝中某些官员,其中就以山陕两省的官员最为积极,正在暗中串联。朕若不提前回来,事情还不知会发展到何种程度呢?”

“我说得对吗?韩爱卿?”

朱由校的语气虽然平淡,冷静,但是所说的话却是在众人心中犹如一记炸雷,他们想不到不仅大明的商人们和后金有联系,就连朝中的官员们也有。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毕竟同朝为官,刘一璟等人也听到过一些风声,所以心中还不算太过惊讶,让他们惊恐的是,陛下对于这些事情竟然了如指掌,难道现在厂卫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

回过神来,韩爌有些结巴地说道。

“陛下明鉴,臣虽是山西籍,可臣却并不知晓这些啊。”

到了此刻,韩爌已经想明白

了,自己今天能不能保住官职,甚至保住性命,其实已经完全掌握在陛下手中了。

陛下若是想让他继续为官,自会为他打掩护,哪怕心中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口中也会选择相信。若是不想让自己继续为官,充当山西籍官员的保护伞,当场就可以罢了自己的官,说不定性命难保。

如今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自己身后的利益集团了,陛下心中还会不会继续顾虑。

朱由校看着自己眼前躬着身子,低着头的韩爌,心中满是失望,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刚才朕说的话都听到了吧,朕已经承认辽东之事,奴酋大可去宣扬传播,以为朕还会在乎吗?想以此来为自己争取利益,休想!”

“韩爱卿啊,回到民间后大可讲给那些边防商人们去听。”

听到‘回到民间’四个字,韩爌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呆愣在了原地,好久才回过神来。

这一刻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于是韩爌说道。

“微臣罪责难逃,自当请辞,无颜再苟居于内阁,臣愧对陛下。”

说完后,韩爌便跪倒在了地上,潸然泪下。

为自己从此远离朝堂,沦为一介草民而不甘心,也为陛下没有要他性命而喜极而泣,心中滋味,此刻只有他自己懂。

朱由校心中微微叹息,韩爌这个阁老近半年来当得还算称职,事情做得也算可圈可点。

可是这个时候却必须要罢免他,如果不罢官惩治于他的话,只会让韩爌以为是他身后的利益集团救了他,如此,只会使得韩爌更加的亲近他身后的利益集团,而远离朝廷。

“徐爱卿。”叹息过后,朱由校又看向徐光启。

“臣在。”徐光启赶忙起身回道。

“即使心有不甘,但是为辽东百姓安危着想,和后金的互市还是要开通的。其中各种利益纠葛就由爱卿负责去谈吧。”

朱由校在心中安慰自己,不过是忍一时罢了,当将国内理清之后,区区后金,弹指可破。

如果通过互市能够让后金今年春播之际不再发起战争,自己则有足够的余力去专心对付西南的土司叛乱,以及山东的白莲教起义。

朱由校虽然这样想,徐光启可并不这样想。

徐光启依旧抱着祖宗规矩:不结亲,不纳贡,不称臣的原则,说道。

“陛下,若是互市也可,但奴酋努尔哈赤必须接受我大明的册封,如此才可。”

徐光启话音刚落,首辅刘一璟就不同意了,反驳道。

“如此岂不是承认了奴酋,区区奴酋不过是我大明之叛臣,岂可和我大明互市通商。”

其实早在之前,各部大臣们就已经对于此事暗地里商议过,只是没人敢将事情摆在明面上来说,所以感觉风平浪静一般,可是现在事情既然说开了,在座的官员们心中没了顾虑,立刻开始争吵了起来。

一瞬间,乾清宫中仿佛变成了菜市场一般。

到了这一刻,朱由校才算明白原史中崇祯想要求和又不敢公布于众的处境。

唉!大明实在太刚了,这一原则使得几乎所有人不敢去轻易触碰。

朱由校揉了揉额头。

一旁的王朝辅看到后,立刻心领神会,大声说道。

“诸位大人,不可嘈杂喧哗!”

一连喊了三遍,整个乾清宫中才算渐渐安静下来。

这时朱由校直接乾纲独断,说道。

“此事就以徐爱卿所言去做吧,奴酋必须接受我大明册封才可开通互市,否则免谈。”

“陛下,不可啊!”刘一璟等人条件反射般的就要出言反驳。

朱由校赶忙抢过话头,继续说道。

“诸位爱卿,何必在乎区区虚名,无论我大明与后金是否开通互市,后金仍然在那里。诸位爱卿皆是开明之人,当知,后金叛乱想要平定,不是旦夕之间的事情。”

“不如就让其以蒙古为例,接受朝廷册封,开通互市,等我大明兵强马壮之时,收复辽东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朱由校继续耐心的劝说着。

“辽东不同于蒙古草原,收复后则可移民,可开垦荒田,沦为大明直接掌控。到时奴酋将无安身立命之地,可彻底剿灭。”

刘一璟等人张了张嘴,虽然陛下说得有道理,但是让他们一时去接受,心中还是感到憋屈。

看到他们

的表情,朱由校直接转移话题,以转移注意力,说道。

“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了。接下来商议一下此次盐场租聘所得银两的支配问题。”

果然,一听到和银子有关的事情,在座大臣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过来。

他们也很好奇,那么多的奏疏提议,陛下究竟会优先选择那个。

就在众人一脸好奇期盼的神色中,朱由校开口说道。

“如果是在还没有发生尔等私自拨银安抚宗室的事情之前,朕或许还有别的想法,但是在刚刚朕听说了那件事情之后,朕已经有了决定。”

说到这里,刘一璟等人已经不再是侧耳倾听了,而是直接抬头看向了朱由校。

却听朱由校说道。

“朕决定将银钱先拿出一部分,去和川省蜀王购粮。”

什么?

刘一璟等人全都愣在了原地,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陛下会是这样的决定。

难道陛下要对宗室妥协了?

朱由校继续说道。

“蜀王不是埋怨朕将他逼入绝境,说朕刻薄寡恩吗?现在朕出钱去买,够对得起他了吧?也足以堵住天下宗室悠悠之口了吧?”

没人知道朱由校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在座的大臣们本能的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同寻常,只是他们一时反应不过来陛下这么做的目的何在,所以一时全都没有言语,只是发呆和眉头紧锁。

朱由校却没有给他们发呆的时间,继续下旨。

“擢军机司朗直孙传庭,挂军机司司长之职,率一万勇卫营将士护卫银两,赶赴川省。”

军机司自从成立之初,就早已明确好了职位,其中七个司长为主职,如同内阁的七个阁老职位一样,剩下的就是在其中行走的郎直。

孙传庭毕竟是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资历尚浅,也没有立过什么功勋,贸然升为司长之职恐怕不能服众,只能暂时挂个司长的职位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孙传庭到达川省购买完军粮之后,可能土司叛乱也该开始了,他正好也可以率领勇卫营助其平定叛乱。

在其中得到锻炼的同时,也可以给朱燮元的计划再增

添一份保障。

“好了,朕乏了,诸位爱卿都退下吧。”吩咐完事情后,朱由校直接下了命令。

刘一璟等人虽然心中疑惑,但是陛下已经下了命令,他们也不好继续再在乾清宫中呆着,只得先下去再私下商议一番。

看着刘一璟等一众大臣满脸不甘的离去后,朱由校也有些心累的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这一道旨意下去后,天下人会如何看他。恐怕会将他看作是一个只顾自己朱家一家一姓安危的昏君。

其实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朱由校并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奢崇明这等即将叛乱的土司头领们会如何看待自己,如果他们也跟着轻视自己这个皇帝,从而真的发生叛乱,这才算真正帮到朱燮元的忙,补全他计划的漏洞。

朱燮元啊朱燮元啊,朕只能帮你到这了,以后一切都得看你了。

朱由校心中默默为朱燮元念叨着。

如果不出意外,和后金的互市开通之后,后金今年很可能不会轻易发起战争,没有后金挑头,西南土司还会不会继续如原史中那样叛乱还是两说,那么之前的种种准备岂不是白白浪费?

朝廷又怎么可能一次性的解决西南这一地的隐患?

无奈之下,朱由校只好以牺牲自己的名声为代价,来引诱土司了。

这其中缘由和苦楚,除了朱由校自己和川省的朱燮元以外,又有谁知道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