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穿越小说 > 穿越明朝成天启 > 第九十五章开始血洗
说起辽东的佟家,那就不得不提一嘴其中两个著名的汉奸了。

佟养性和佟养正。

万历四十七年的时候,努尔哈赤率兵攻陷旅顺之时,这兄弟俩便暗地里投靠了后金。

为其打探情报,暗开城门。

当时,佟养性和佟养正还是明朝在辽东的将官,所以佟家在辽东尽管没有其祖上佟登在世时那么显赫,但依旧不容小觑。

在辽东若想成为一地大族,家族子弟在军队里没有官身是根本吃不开的。

比如辽东其他几家大族:孙家,祖家,李家等。

最重要的是,这些大家族之间还经常互相联姻,以这种方式结成一地利益集团。

所以,虽然佟养性和佟养正兄弟俩投靠了建奴,但是其家族却依然可以安然的生存于辽东这块土地上。

一般巡抚来到辽东这块土地上,遇到这种事情也感觉头疼,几大家族间的这种关系,动一发而牵连全身,相当棘手。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几任巡抚下来,对这样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这样,竟然还让佟家就这么在辽东生存了下去。

这也是这些地方大族们敢于暗地里倒卖朝廷粮食的底气所在。

若是按照原史发展的话,再过几个月,沈阳和辽阳包括其周边地区都将落于建奴之手。像佟家这样两边通吃的家族根本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是这一次他们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朱由校竟然会冒着这几大家族投效建奴的风险也要给予他们严惩。

佟家此时的家主佟迈,正在宴厅里召开着宴席。

这次建奴肆虐辽东可不仅仅是佟家赚了个盆满钵满,周边其他几家士绅也有所收获。

此时建奴离去,正是他们开始分赃,尽相庆祝的时候。

佟迈举起酒杯,对着在座的说道。

“此次后金军劫掠地方,我等都有所损失。老夫定会给诸位讨回一个公道的。”

佟迈的话在座的几人都知道,那完全可以反着来听。

什么都有损失,分明是都有收获才对。

还有什么讨回公道,和谁去讨?难道是建奴吗?给他们一百个胆子都不敢。

那就只有去和他们眼中的冤大头——明朝廷去讨了。

听到佟迈如此说,在座的几人已经笑得合不拢嘴啦,竞相恭维道。

“是极,是极,我等都有所损失啊。”

“有佟老爷子这句话,我等就放心了。”

“佟老爷的话谁还会不相信啊,佟家那在辽东可是跺一跺脚,北京城都得震三震的存在啊。”

……

听到这些人们的恭维,佟迈更加开心了。再次拿起斟满酒的酒杯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看到自家下人匆匆跑了进来。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门外有锦衣卫正在往府上闯。”

锦衣卫?他们来干什么。

原本喧嚣的现场瞬间冷却了下来。

但在座的几人脸上却并没有任何担忧之色。

因为他们知道,锦衣卫或许在关内还好使,但是在这兵荒马乱的辽东地区,他们恐怕就没有那么大威势了。

在座的几人可不止一次见到过,自从这位天启皇帝登基以来,重视厂卫,锦衣卫不时便会往辽东私派出一些人员,暗中打探消息。

但是这些来了的锦衣卫又有几人能活着回去的,深山老林之间,将尸体往里一扔,不出半日便被狼叼走啦,谁还会在意他们的死活。

这就是那些不听话锦衣卫的下场,至于那些听话的,则是白银美女地伺候着,回到京里时自然会替他们说好话。

对于这其中的猫腻朱由校自然也清楚,只是刚登基时腾不出手来而已。

这也是朱由校这次必须亲自前往山海关目的之一。

佟迈愣了一下之后,眼神冷了下来,问道。

“来了多少人啊?”

那下人此时吓得已经有些结巴,回道。

“回……回老……老爷的话,足……足有几……几十个之多。”

这一段话说的喘了好几口大气才终于说清楚,在座的几人心中都替他着急。

在看佟迈本人,早已向外走去,边走还边说道。

“让府里的护卫们随时准备着,还有,立刻去给其他几家取信。”

听到锦衣卫一次竟然来了几十个,佟迈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和往常可大不一样啊,以往都是零星半个的来到辽东,还都是乔装打扮一番,不以锦衣卫的身份面人的。

所以他们才敢于将对方暗中谋害。

这次这么多人,那一招显然是不好使了,所以佟迈才会吩咐下去,让府里的护卫们做好准备。

实在逼不得已之下就只好硬拼一场了,然后让其他几家在军中说得上话的,在其中周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看到佟迈如此表现,其他正在吃酒的几人也坐不住了,纷纷站起身来,准备脱身之计,他们可没有佟家这么大的背景。

佟迈刚刚走出大堂,还没有走出院子,便见一众锦衣卫在孙云鹤的带领下早已破开了大门,走了进来。

正好和他撞了个正面。

愣了一下,佟迈拱拱手,立刻换了一副笑容满面的表情,说道。

“不知今个吹了什么风,竟然将圣上的亲军缇骑吹了过来,令我佟家碰壁生辉啊。”

说着,赶忙上前去搀扶孙云鹤的胳膊。

“请,里边请。诸位远道而来,佟某略备薄酒,还请不要笑话佟某寒酸。”

孙云鹤嘴角冷笑,不着痕迹的让开了佟迈伸过来的手,不用他招呼,直接大步向宴厅里走去。

看到对方如此做派,佟迈也不在意,笑呵呵的跟在后面。

走进宴厅,孙云鹤看到满席的辽东特色菜肴,如袍子肉,飞龙肉等等都是辽东地区才能够猎到的野物。

不知为什么,当看到这些富户们在温暖的宴厅中吃着如此丰盛的美食,孙云鹤脑海中忽然想到了那个在寒风中忍饥挨饿的小女孩,还在等着自己的父亲能够带着猎到野物安然归来。

孙云鹤玩味的笑道。

“若是如此佳肴都寒酸的话,不知在佟老爷子眼里什么菜不寒酸啊?”

刚才自己只是一句简单的客套话,没有想到对方会在这上边挑刺,佟迈尴尬的笑了笑。

招呼下人,说道。

“快,给诸位爷上菜。”

那下人跟随在佟迈身边多年,此刻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答应一声,小跑着出去了。

不一会,带着其他下人,每个人手中都端着托盘,足足端了十个装菜的木托走了进来,托盘用布盖住,但是从外边凹凸不平的形状来看,这菜的量不少。

佟迈此刻笑得更加灿烂了,一边用手揭开上边盖着的布,一边说道。

“这道菜想必定会和诸位爷的胃口吧。”

随着上边的布被揭开,孙云鹤看到,托盘上哪是什么菜啊,分明是一锭锭白花花的银子。

总共十盘,少说也得几百两。

孙云鹤并没有去碰那些银子,而是看着佟迈说道。

“在佟老爷子眼里,自己的命只值这么多银子吗?”

随着孙云鹤的话音刚落,大堂里的空气仿佛瞬间冷了下来一般,一时没有任何人再说话。

佟迈的眼神此刻也冷了下来,硬邦邦地说道。

“这位官爷,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啊。”

孙云鹤针锋相对道。

“我若是偏要压了,怎么着啊?”

佟迈胡须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不着痕迹的向门外移动了一点位置。

看到对方如此举动,孙云鹤冷笑一声,正准备下令招呼其他锦衣卫开始行动的时候,却听到院外有许多脚步声,回头去看。

只见院中来了许多人,这些人光蒙古人和女真人便占了一半,个个手拿大刀,冷冷地看着一众锦衣卫。

孙云鹤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这天底下竟然还有敢和锦衣卫呲牙的人。又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吓傻了的几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孙云鹤的这一声大笑搞的佟迈莫名其妙,不知道此情此景有何可笑。

可是下一刻他就明白了,只见院中再次涌进更多的人来,可是这次来的却不是他府中的护卫了,而是明军。

只见这些明军个个衣甲鲜亮,虽没有一声言语,但举手投足间却自带一股萧杀之气。

佟迈有些傻了,难道朝廷要对自己下手了?不应该啊,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可是随着孙云鹤的一句话,直接验证了他的想法。

“你的事发了!”

“奉陛下旨意,抄家灭族,一个不留。”

那些护卫起初还很硬气,但随着勇卫营的到来,直接将他们吓傻了,几乎没有费什么力便直接将其的刀收缴起来。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锦衣卫和勇卫营将士们一拥而上,府里顿时鬼哭狼嚎起来。

直到此时佟迈都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奉了陛下旨意?新登基的陛下竟然这么大魄力?

从佟家开始,朱由校对辽东的士绅们开始了一场屠杀。

广宁城中。

汪文言已经坐在了吴襄府上的客厅里。

看着吴襄,汪文言淡淡地说道。

“今日汪某前来是向你这个辽东百世通打听一下,在这辽东地界上还有多少人是心向朝廷的?”

吴襄在各方势力之间做惯了生意,可以称的上是辽东的百事通,汪文言此次专程来找他也不是无的放矢。

听到汪文言这么说,吴襄眼仁收缩了一下,然后问道。

“不知汪大人打听这些做什么。”

汪文言轻描淡写的说道。

“心向朝廷者留条活路,背离朝廷者,杀!”

这声杀一出,吴襄直接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声音都有些破音的说道。

“朝廷要在辽东动手了?”

“不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