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穿越小说 > 穿越明朝成天启 > 第七十九章朕全担了
听到那小太监的报幕,一众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们不用朱由校吩咐,便自动围成了一堵肉墙,将那几个正要挨打的官员和即将要下轿的众嫔妃殿下们隔开。

免得被看到大大的白屁股。

朱由校站起身来,看向远处轿子的方向,眼神微眯。

从王朝辅手里接过那两枚他时常把玩的核桃。

本来因为刘太妃等人突然到达而变得安静的现场,此时却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嘎啦,嘎啦”

盘它!

这样的声响简直是不久前参与廷推官员们的噩梦,想不到时至今日他们又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简直有些头皮发麻。

而一些并没有参与过之前那次廷推,但是却听说过陛下喜欢盘核桃的大臣们,心里却完全没有那样的感受,只知道每当陛下盘核桃的时候,就是其在思考怎么阴人的时候。

此时看了看已经走下轿子的众嫔妃殿下们,又看了看站在原地没有上前迎接的朱由校。

反而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妥妥的一副吃瓜群众的表现,现在就差让他们不要再跪着,坐起来,在其面前再放一块瓜就完美了。

刘太妃走在中间,五殿下朱由检和张嫣在左右两旁稍后半步,一齐向朱由校走来。

跪在朱由校面前的大臣们和挡在身前的锦衣卫们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

反而自然的形成了一道人肉走廊。

朱由校在走廊的这一边背着双手安静的站立在哪里,手中不时把玩着那两颗核桃。

刘太妃等人在走廊的另一端,正缓步向前走着。

朱由校目光从刘太妃苍老的面容上移开,看向旁边的五弟朱由检。

看到皇兄看向自己,朱由检不由的挺了挺腰板,倔强的和朱由校对视着,然后目光一移,又看向朱由校旁边的魏忠贤,眼中满满的都是厌恶。

看到朱由检如此表现,朱由校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云淡风轻,不着一丝痕迹,便又将目光移向了张嫣。

在宫里住了也有些日子了,这次是张嫣和朱由校的第二次见面,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发生。

当看到朱由校看向自己的目光时,不自觉的,张嫣低下了头,迈着小碎步紧跟在刘太妃身旁。

这条路短暂却又漫长,最后只换来一声无奈的叹息。

“唉!只是三千四川土司的兵士而已,陛下可下旨令他们回到辽东原地,也可通过内阁再下一道圣旨将其诏来京师便可,陛下何故如此啊!”刘太妃叹道。

朱由校笑笑,令他们回到辽东继续镇守辽土,然后将现在为数不多的一支强军葬送在哪里?让其他边军的将领们看到,自己这个皇帝旨意并不好使,完全可以违抗,那以后自己还如何调动军队?

亦或是再通过内阁下一道圣旨将其诏回京师?

那自己处心积虑的设立军机司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可以绕开内阁,绕开文臣直接掌控军队吗?现在倒好,军机司倒是设立了,但是却仍然要通过内阁才能调动军队。

那么这军机司设立的还有何意义?

这就是文臣们对付自己的最终手段了吧?朱由校转头看向跪在一旁的内阁四位阁老。

看到朱由校看来,刘一璟等四人赶忙继续低下了头,不再当吃瓜群众看戏。

但是刚才与他们对视的那一瞬间,朱由校却从他们四人眼中看出了深深的无奈。

这一刻朱由校懂了,很多时候不是内阁的几位辅臣想要怎么样,而是他们背后的文官集团们逼着他们不得不和皇帝站在对立面。

这一刻反而更加坚定了朱由校要设立军机司,绕开文臣们的信念。

朱由校又看向刘太妃,没有钻入刘太妃给自己设定好的套路里边,让自己只能二选一,而是直接问道。

“太妃是来阻朕的吗?”

刘太妃终于抵不住朱由校紧盯着自己的目光,低下头说道。

“老太婆我哪敢啊!只是想让陛下明白,神宗在位的时候为何从未离开过京城半步。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啊!”

旁边魏忠贤听到刘太妃的话,心中忍不住一惊,苍老的脸上瞬间变得煞白。

刚才乾清宫中听到陛下让自己在他不在京的时候监视百官,尤其是联络山西和张家口等边防地区的官员们;又让田尔耕派出锦衣卫监视好边防地区的商人们。

当时那样的环境下魏忠贤并没有细想,可是当走出乾清宫后,听到文臣们口口声声喊着‘土木堡之变’,此刻再由刘太妃点拨,他终于明白了。

之前一直有消息说土木堡之变其实是文官集团对武将集团的一次阴谋打击,而现在再听到文臣们一遍遍不厌其烦的述说着土木堡之变,这哪是对陛下的劝慰啊,更确切的说是一种恐吓吧?

而陛下之前对自己和田尔耕田指挥使的私密嘱托,显然是已经料想到会有什么结果发生。

但是陛下为何还是要这样一意孤行,非要去山海关呢?

是啊!何故如此啊!

魏忠贤看着站在自己前边朱由校的背影,心里忍不住叹息。

陛下就是一个疯子,不,是一个赌徒,压上自己的所有,来搏一场尚未可知的未来。

不需要刘太妃提醒,其实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朱由校早已心知肚明。

“若朕非去不可呢?”朱由校淡淡的问道。

刘太妃没有回答,眼中闪过一丝痛惜。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朱由校和刘太妃同时看向了旁边依然茫然无知的朱由检。

对于朱由检来说,虽然早慧,但是此时听到皇兄和刘太妃的对话却总是有一种云山雾绕的感觉,完全听不懂。

看到皇兄和刘太妃同时看向自己,心中一阵慌乱过后,依旧挺起腰板,小脸倔强的迎了上去,和他们对视。

“皇兄你不能去!”朱由检稚嫩的声音响起。

“走开,你不懂。”朱由校摸了摸朱由检的头,将他扒拉到一边。

看到皇兄总是说自己不懂,朱由检张口便想上前理论一番,却被刘太妃阻拦,拉倒了一旁。

朱由校走到张嫣近前,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你也是来阻朕的吗?”

当朱由校走向她的时候,张嫣便已经有些慌乱了,此时又听到朱由校用这样冷冰冰的声音问自己,更加慌乱了。

毕竟两个多月之前,她还只是一个民间十五岁少女,现在骤然来到了帝国的核心,见到了这个时代这么多大人物,不慌乱才怪。

“民民女不敢。”

张嫣低下头,颤抖的说道,大滴大滴的泪珠却忍不住滚落下来,滴落在胸前的衣襟上。

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和陛下只相见了两次而已,陛下却会对他有如此的不满。

自己明明在家里锦衣玉食生活的很好,按照正常规律,将会找一个富贵些的人家嫁了,然后相夫教子一辈子,就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

却忽然被陛下一道旨令诏进了宫来,整日独守空房不说,还又招来对方如此大的不满。

自己就仿佛那随风飘飞的落叶一般,一切都不是她做的,却好像一切都错了。

想到这里,张嫣觉得更委屈了,但却又不敢哭出声来。低着头,双肩忍不住轻轻的颤抖。

“魏大伴,将那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拉过来。”朱由校却没有闲情和张嫣在这里儿女情长,直接对着魏忠贤吩咐道。

魏忠贤从刚才的沉思中清醒过来,赶忙答道:“老奴遵旨。”

朱由校的这一突然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陛下这是又要干什么?

好端端的,吃里扒外?谁又吃里扒外了?

众人的目光跟着魏忠贤的身影在移动。

一会功夫,只见魏忠贤带着一众东厂番子,押送着十几名太监宫女走了过来,再一细看,其中被押着的竟然还有几名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

这更令一众大臣们不知所云。

但是,当刘太妃和张嫣看到这些人的时候却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还不够,在众大臣们诧异的目光中,魏忠贤又带着一众东厂番子仿佛狼入羊群一般,从跪在地上的官员们中揪出了几个,一起押了过来。

这次轮到朱由检吃惊了,吃惊过后便是大声的质问朱由校。

“皇兄!那些都是给本宫讲课的先生,他们所犯何罪?”

“陛下,这些下人跟随老太婆我多年,一直兢兢业业,他们所犯何罪啊?”刘太妃也忍不住问道。

张嫣看着那些被押送过来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们,终于认了出来,他们不就是从河南老家护送自己到京师来的那些锦衣卫和东厂人员的其中几个吗?

他们又犯了何罪?

朱由校从袖中取出那些密信,交给旁边的内侍,让他传给刘太妃和张嫣等人看。

笑呵呵的面容,眼中却不带任何感情,说道。

“太妃,朕之前说过,若是还有宫里的下人在您面前乱嚼舌根子,您不愿处理,那朕就替您处理了吧。”

“还有。”朱由校又指向了被押着的几个锦衣卫和东厂番子,说道。“这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朕让他们护送张姑娘来京,一路上都给张姑娘灌输的是什么汤啊?”

“好好的一个姑娘都被忽悠傻了!”说道这里的时候,朱由校冷冷的扫过张嫣。

此时张嫣也顾不得哭了,她完全明白了,陛下为何讨厌自己,难道就是因为那些那些押送自己的厂卫们给自己讲述的那些道理?

“那我的先生们呢,他们都是读圣贤书的正人君子!他们又犯了何罪?”一旁的朱由检早就安奈不住,直接问道。

听到朱由检问自己,朱由校问道。

“既然是正人君子,只需安心教皇弟读书认字便可,教皇弟治国平天下干什么?怎么,皇弟也想来皇兄这个位置上坐坐?”

朱由校虽然说的轻描淡写,可是此话一出却直接吓蒙了一众人,其中自然包括朱由检。

往日里,朱由检好像从来没有拿朱由校这个皇兄当过皇帝对待过,还一直以为皇兄仍旧是那个可以哄自己开心,给自己制作木头玩具的大哥哥。

到了此时,朱由检才猛然意识到,皇兄此时已经是一个皇帝了。

而朱由校的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直接把朱由检问傻了。

“拉过去,全部乱棍打死!”就在现场因为朱由校的一句话而变得鸦雀无声的时候,朱由校却直接大声说道。

这突然的一声严令,拉开了屠杀的序幕。

是的,屠杀。连同之前已经被扒下裤子,以为自己会逃过一劫的几名官员在内,男男女女,半男不女共计三十多人,就在众人的眼前,一同行刑。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求饶声,以及木板不断打在肉身上的闷响声,成了接下来的主要声音。

还有另外一道声音伴随着不断响起。

“皇弟,要读书便安心读书,不该你管的事少管,记住皇兄说的话了吗?”朱由校又摸了摸朱由检的头,笑容满面和善的说道。

此刻朱由校虽然是满脸温和的笑容,但是看在朱由检眼里,此刻自己的皇兄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魔鬼,再找不到年少时兄弟俩一起玩闹时的影子。

早已被吓傻了的朱由检木然的点了点头。

朱由校又走到张嫣身前,说道。

“既然想做皇后,就安安静静的站在朕的背后,不要总想着往外朝跑。懂了吗?”

“民女绝无其他非分之想。”张嫣眼中的泪花依旧存在,却低着头,轻轻的拂了一礼。

朱由校来到刘太妃身前,亲自搀扶着刘太妃的胳膊,边往轿子的方向走,边笑呵呵的说道。

“太妃之前劝朕说:后宫不得干政。那么太妃替朕掌好后宫便可,若是再有不懂事的下人在您面前乱嚼舌根子,朕还帮您清理。”

说着,便已经走到了轿子前,亲自将刘太妃又送进了轿子中。

就当轿帘再次放下的时候,朱由校突然对着轿子说道。

“朕自己选的路,无论什么样的结果,朕全担了。”

话音刚落,身后行刑的声音也同时戛然而止。

‘滴答。’

‘滴答。’

只有鲜血还在不断滴落在地面上,以及躺在地上的三十多具尸体。

看到刘太妃已经上了轿,依旧发愣着的朱由检和张嫣也被人扶上了轿子,当然还有一直一言不发,全程工具人的其他嫔妃们。

“找人赶紧处理一下,在朕的宫门前这,脏。”

太妃等一众人等的轿子已经远去,而地上也早已被手法娴熟的厂卫们清理干净,搬运尸体,泼水擦地,一套流程下来,显然是专业的。

经此一闹,众官员们显然明白,现在无论是谁都无法再阻止陛下出宫离京了。

其中,以徐光启,周永春等为首的朱由校新提拔起来的一众官员们,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朱由校,暗叹口气,不再说话。

低垂下脑袋,颓然,沮丧以及希望破灭后的失望。

忽然,远处脚步声由远及近响起,听声音看来人还不少。

朱由校和众官员一同看去。

只见以英国公张维贤为首的勋贵们,以及一众勋贵子弟们匆匆跑来。

到了近前,大礼参拜后,说道。

“陛下,臣等来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