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穿越小说 > 穿越明朝成天启 > 第六章都是高手
乾清宫外,内阁六部已经陆续到齐。

内阁大学士方从哲,刘一璟,韩爌,吏部尚书周嘉谟,礼部尚书孙如游,左都御史张问达,甚至连锦衣卫都督刘侨都到了,也包括兵科给事中杨涟。

互相行礼后,诸人各怀心思,安静的等在门外。

早已有眼尖的看到站在宫门外的竟然是一向与文臣交好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王安。

碍于身份,彼此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直到首辅方从哲最后一个到来后,在众人的眼神示意下才不得不与王安有了短暂的接触。

“陛下身体可还安好?”

此时,前去通禀的小太监刚好出来传达口谕。

“陛下诏诸位大人前去觐见。。”

“诸位大人请。”王安笑眯眯的做了个请的手势,便率先在前边带路。

路过方从哲等人身边时,说道。

“陛下虽身体有恙,却仍挂念着朝政,有劳诸位大人了。”

刘一璟,周嘉谟等人听后忍不住眼中的光芒黯淡了几分。得到了证实,如传言那般,皇上身体每况日下。

接着,王安有小声说道。

“今日陛下同样诏了皇长子殿下,在商议立李妃娘娘为皇后呢”

说完,便不再言语,径直向前走去。

只留下了一脸震惊,面面相窥的诸位大臣。

当十数人进殿行礼问安后,朱由校看着这些大半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们时,心里是蒙的。

原主人对外廷的各部大臣是很陌生的。以至于现在看到这些人,究竟谁是谁,朱由校完全对不上号。

朱由校在观察各部大臣的时候,各部大臣也在暗暗打量着这个未来帝国的继承人。

“诸位爱卿具都劳苦功高。王大伴啊,去,给诸位爱卿搬把凳子来。”

朱常洛强打起一丝精神,对着刚刚走进来的王安吩咐道。

诸人谢礼后都屁股粘半边的坐了下去。

但是,却有一个人例外。

只见此人面容精瘦,长须飘飘,眉宇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跪拜在地上,说道。

“陛下,现今内忧外患,国事蜩螗,臣未立寸功,岂敢以劳苦功高自居。”

朱常洛完全没想到会忽然来这一处,有些慌了神。

一旁的王安见状,走到朱常洛近前耳语了几句。

朱常洛脸上有些尴尬,打量了杨涟几眼。

“杨爱卿,忠心体国,朕已知晓。平身吧。”

这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杨涟啊?朱由校终于有一个能对上号了。不亏是一个可以青史留名的直臣,一上来就搞这么大阵仗。

朱由校又忍不住看了看自己这个父皇,早就听说了,这个杨涟之前上的奏疏都把你骂成那样了,现在还能这样平和,真是好脾气啊!

“臣恳请陛下收回册封李选侍为皇后之承命。”

杨涟不为所动,继续说道。

话音刚落,大殿里的气氛立刻压抑了下来。

朱常洛终于有了一些怒意。

“朕什么时候说过要册封皇后了?”

“这”杨涟一时语塞。

这时,礼部尚书赶忙出列行礼,指着杨涟便骂。

“皇上并无册立皇后之意,尔擅自揣测圣意,该当何罪”

杨涟也回过神来,跪伏在地上,头挨地。“臣有罪。”

朱由校此时回过味来了。这是先发制人啊!据说三天前杨涟上疏,把泰昌帝骂了个狗血喷头,今天是怀着必死的决心来的。现在再次犯颜直上,完全是破罐子破摔了。

如果因此要被治罪,不用想,在坐的大臣肯定会劝谏不应以言获罪,不是明君所为。如果没有被治罪,也没什么损失。

无论怎样,杨涟肯定都不会有什么事。可是却先发制人,朱常洛没有册封皇后的意思还好,即使有的话,今天恐怕也通不过了。

被文官从小忽悠大的朱常洛,可以说,已经被忽悠傻了。

高,实在是高。一直在一旁看戏的朱由校,也不得暗暗感叹一句。

暗暗打量了一圈周围的太监宫女,于其说是来伺候皇帝日常的,不如说是各部官员安插在皇帝身边的移动探听器。

以后一定先好好清理一下内廷,首先保证自己安全和神秘感再说其他的。不然,说不定那一天就得落水而亡。

朱常洛果然是好脾气,大喘了几口,神色平静下来后。看着杨涟认真的说道。

“朕不仅不会册封皇后,而且,听从了爱卿的建议。先皇册封郑贵妃为太后的遗命朕也一并取消了。”

“皇上圣明。”

原本还端坐在墩子上的各部大臣,齐刷刷的跪倒在地上。

朱由校可是听说,这些大臣最喜欢拿祖制说事了。现在怎么不说了?

看着他们,朱由校只觉得像看一群小丑在尽力表演。不由得嘴角露出了讥讽的笑意。

听这么一堆人齐齐拍自己马屁,朱常洛有些飘飘然了。手也有力了,挥了挥,让众臣平身。忠臣感激涕零,再次夸赞谢恩一番。一番明君贤臣的样子。

或许是巧合,首辅方从哲起身的时候,不由的瞧了一眼床榻旁坐着的朱由校。

刚好看到朱由校面露讥讽笑意的一刻,心中不由一紧。

坐在墩子上后,方从哲再次打量过去的时候,朱由校依然还是那副平静甚至有些木讷的神情。偷偷观察了一番周围大臣们,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异样。

难道自己年老眼花,看错了?方从哲不禁有些怀疑。

思量一番后,方从哲站起身来对着朱常洛的床榻行了一礼后说道。

“陛下,臣请求殿下出阁读书。”

礼部尚书孙如游有些恼怒,让方从哲抢了了先。

与刘一璟,周嘉谟等人对视了一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帝身体已经病入膏肓了。朱由校随时都有可能入继大统。

韩爌,周嘉谟却不为所动。给了众人一个安定的眼神。

床榻上的朱常洛让王安抚着自己坐直了一些,问道。

“方爱卿可有才华出众之人选?”

朱常洛首先定了一个基调,‘才华出众’。

朱由校不由有些汗颜。光才华出众有什么用啊,得才干出众才行。会不会做事和八股文写得好不好,诗词做得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这以后可是算做自己的嫡系班底啊。

仿佛是看出朱由校心中所想一般。方从哲斟酌了片刻后,说道。

“臣觉得,既然是为殿下选讲官,不如也问问殿下的意思。”

刚才还一脸淡然的周嘉谟等人,脸色立刻变了。

不等朱常洛说话,抢先说道:“陛下,臣这里有一本子,乃是臣和方首辅等人共同拟定得一份侍讲名单,还请陛下定夺。”

说着,站起身来,从袖中拿出一份奏章来。

有意思,朱由校看了看方从哲,又看了看周嘉谟。都是政治投机的好手啊。

“哦?”

朱常洛拿着奏章看得时候,周嘉谟不忘介绍道。

“孙承宗乃是万历三十二年甲辰科一甲二名,马之骐乃是万历三十八年庚戌科一甲二名,还有薛三省等人亦都是才华出众之辈。”

听到那一长串名字,朱由校脸色有点不对了。这都是谁啊?在后世的时候除了孙承宗都没怎么听说过啊。

“不错,不错。那就这么”朱常洛看着那份名单显然很满意。

“父皇,儿臣可否一观?”看着朱常洛那架势,朱由校只好硬着头皮打断。

本来便觉得没有什么希望的方从哲,看到这里,浑浊的双眼亮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