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客书屋 > 穿越小说 > 穿越明朝成天启 > 第一百七十七章西南之谋
得到允许后,很快,在鲁钦的亲自押送下,樊龙和张彤被带到了朱燮元近前。

“末将幸不辱命。”鲁钦抱歉说道。

将火把凑近,仔细的端详了好一会樊张二将,朱燮元此时脸上已经看不到一点恼色,反而笑呵呵的说道。

“不愧为陛下的亲军啊,果然没有让陛下,让本督,让孙司长失望。”

说话的时候还是刻意将自己的名字放在了孙传庭的前边。

说完后朱燮元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为一张严肃的脸色,紧盯着樊张二将,说道。

“你们即已投降,就该当知道本督的规矩。”

“第一,尽力配合朝廷,将奢崇明那老贼的计划全盘说出。第二,以你二人的名义,写一封控诉奢崇明造反的奏疏,不仅要送递陛下,也要让天下人知晓,我军乃是负责剿灭叛军的正义之师。”

“如此,本督或可保全尔等性命。”

现在樊张二人已经到了这里,便做好了一切准备,所以没有丝毫犹豫,赶忙答道。

“配合,配合,俺们一定配合。”

不等被继续催问,便开始将他们所知道的一切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出来。

看到二人态度良好,朱燮元等人也没有再为难他们,还给两人搬了块石头,让二人坐下说。

而身后的徐可求则是主动担负起了文书的工作,将二人所说的重点一一用笔记录下来。

直到二人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完,说无可说之后,朱燮元才幽幽的问道。

“你是说,一旦你们这一支有什么意外,奢崇明这老贼便会立刻攻打成都府?”

“没错,目的便是为了俘虏蜀王,以此来让朝廷怪罪于朱督师。”此刻樊张二人已经完全将自己当做了明朝自己人,说完后还不忘提醒道。

“朱督师您可要早做准备啊,事情一旦发生,您恐怕”

哪知,朱燮元听了后非但没有任何担忧的神色,反而笑了。

“无妨,成都有孙司长所率领的九千勇卫营在,相信不会有什么事的。”

说完还不忘问一旁的鲁钦。

“本督说的没错吧,鲁将军?”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窝里斗,这些文臣们难道就没有一点为国为民的心吗?

此刻的鲁钦心中异常的愤怒,但还是强行压制住怒火,说道。

“奢崇明现今还有两万多的兵马,末将恐孙司长阻挡不住,还请朱督师早做打算。”

“放心好了,本督自有谋划。”朱燮元安抚了一句鲁钦后,又对樊张二将做出了安排,“好了,将他们二人押下去吧,先让他们将奢崇明的罪状一一写下来,然后签字画押,广发天下,告于世人知。”

打扫战场的工作很繁琐,等将缴获的物质归类完毕,将投降的奢军一一捆绑押解后,已经是第二日上午时分了。

劳累了整整一夜的朱燮元也已疲惫不堪,回到屋舍中后,用热毛巾擦了把脸,才觉得整个人精神了一些。

将毛巾交给佣人,刚刚准备吃饭的他,便被悄然告知。

“老爷,吕家和陆家的人都来了,在老爷的书房等着呢。”

临了还不忘补充道。

“老爷放心,除了小的,他们没有和其他任何人接触过。”

听到佣人的话后,朱燮元正要往嘴里送的菜,忍不住在空中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放到嘴里咀嚼起来,没有回答佣人的话,也没有再停止手中的动作。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直到吃过整个早饭,漱过口后,朱燮元才慢悠悠的说道。

“带老爷我去见他们吧。”

“是。”佣人仿佛早已熟悉了自家老爷这一番做派了一般,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和不敬的意思,从始至终都表现的格外平静。

朱燮元的书房是在后院东北角处,在其周围的房子全部空着,而且整个周围全都被卫兵严密把控,十步之内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可谓安全且严密至极。

即将到达书房的时候,朱燮元让带路的佣人退下,然后又让卫兵继续在周围巡逻起来,这才慢慢走了过去。

到达书房门前,朱燮元却没有立即开门,而是轻叹口气,脸上一丝愧疚之色一闪而过,当一切都恢复平静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进入,关门,然后取出火扎子点燃蜡烛,一

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平常一般无二。

“朱总督,您日理万机,可算是来了。”

当蜡烛亮起的那一刻,一道声音不疾不徐的从不远处的座椅上瞟了过来。

寻声望去,朱燮元看到,此时在这间书房里,早已有两个人等在了这里。

“朱总督考虑的怎么样了?”这时,另一个人又问道。

朱燮元苦笑一声,而后又眼神坚定的望向对面两人,一点点的走到他们面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后,才说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本督还有的选吗?”

“痛快!我等就喜欢和朱总督这样的人打交道。”得到准确答案后,二人举起茶杯,示意的碰了一下后,全都一饮而尽。

这时候,其中一个人才自我介绍道。

“在下乃是陆家长子,今日代表家父前来,还请朱总督不吝赐教。”

“呵呵,东南八大家,今日竟然吕,陆两家齐至这里,实在令本督汗颜呐。”朱燮元打量了一下对方后,谦虚道。

另一个吕姓男子这时候没再寒暄,直接问道。

“我二弟当真失踪了吗?自从我吕家的商船被总督您派去的兵马劫掠之后,便没了音讯。”

本来还和颜悦色的朱燮元,此时脸色忽然冷了下来,问道。

“怎么,吕大公子是来找本督兴师问罪的吗?”

“呃”吕姓男子一愣,赶忙换上亲善的笑容,说道,“哪里,哪里,当日总督大人还未和我吕家交好。我二弟便私自在您的地盘上贩卖粮草,实属不懂规矩。”

说着,吕姓男子拿起茶杯倒满水后,再次一饮而尽。

“吕某以茶代酒,再敬总督大人一杯。”

“好了,好了,往事到此为止,今后我们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人了,就不要这么见外了。哈哈哈。”旁边的陆姓男子赶忙出来打圆场。

然后脸色一正,说道。

“既然说到了这里,总督大人,您可千万不要把奢崇明剿灭的太快啊。”

“想想当年辽东的李成梁,那是何等的威风。”

看到陆姓男子帮助转移了话题,吕姓男子赶忙帮腔。

“相信其中的好处不用我等来说,总督大人您自然知晓。”

其中的好处朱燮元自然知道,要不然也不会答应这些商人们前来秘密商议。

其他的先不说,身为战乱地区的最高官员,军政一把抓。想在这里安排个自己人那还不容易?谁还没个门生故旧来着?在之后,这些人将是自己在官场中最大的势力基础。

更重要的是,可以让这些门生故旧们刷军功啊,升官哪有战乱时期靠军功升的快的?

什么?你说哪有那么多军功可刷,杀良冒功会不会?

再则,战乱地区,无论敌我,军备物质价格都将十倍百倍的增长,稍微和这些商人们合伙走私一些,利润将是此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还有军权,这才是一切的根本,想想当年的李成梁,万历皇帝强行将其召回京城,让其闲置在家,最终却还是迫于压力再次让他回到辽东。对这样的人,即使是皇帝,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样丰厚的利益,足够让所有人都心动。

“可惜啊!”刚才还沉浸在利益的喜悦之中呢,此时吕姓男子却忍不住叹息一声,“可惜我大明忠心耿耿的东林人士,如今却被那陛下猜忌,不仅朝堂,就连辽东之地也早已没有我东林人士的容身之地。否则我等又何故要在这西南地区再次开辟一片战区。”

“是啊。”想到这里,陆姓男子也是一脸愤恨,继续说道。“此前辽东世族皆已被陛下强制迁出辽东,陆上做生意已然不可能,我陆家便走海路,想要和后金互通有无,岂料那皮岛上的毛文龙竟然劫掠我等商船。”

“如若有机会,定当除掉这眼中钉肉中刺!”

聊起辽东的事情来,朱燮元便忍不住问道。

“此前陛下当众斩首了建奴的使臣,那奴酋就这么算了?”

“朝廷无论是从陆上的各地关卡,还是海上的道路,消息封锁的都极为严密,我等想要探听消息也是实为不易啊。”吕姓男子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算了算了,不提辽东了。”吕姓男子有些恼怒,转而说起当前四川的情况,说道,“总督大人若想彻底掌控这西南各地

,那京城里派来的一万勇卫营,可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总督大人早做打算。”

对于那一万勇卫营的存在,朱燮元比他们可清楚多了,那不仅仅是坎,更是陛下来监督自己的一双眼睛。

想到这里,朱燮元又有些心虚的说道。

“或许我等将事情想的太好了,当今圣上可没有世人传的那么昏庸啊!”

ps:或许了解一些明末历史的人都会觉得朱燮元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大忠臣。可是我却并不这么看,能力是有,但是否是忠臣就要打个问号了,历史上奢安之乱一共打了十七年,一个土司叛乱,竟然足足打了十七年,我很难想象这仗究竟是怎么打的。最重要的是,这仗是在朱燮元临时前的一年,被他给平定了,时间卡的刚刚好,这很难不引起我的猜疑。我说明末的文臣们没有一个是干净的,这么说你们信吗?那么朱燮元又一定能干净到了哪去呢?可能有些读者读到这里的时候,会觉得我将这个朱燮元给写的太坏了,而引起不适,可是这就是我对当时文臣以及西南地区的认识啊,不以史书上记载的为标准。更何况主角身为一个皇帝,对这些有可能拥兵自重的人物多一些猜忌不应该吗?只是完完全全的去相信才是真的傻吧。

,那京城里派来的一万勇卫营,可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总督大人早做打算。”

对于那一万勇卫营的存在,朱燮元比他们可清楚多了,那不仅仅是坎,更是陛下来监督自己的一双眼睛。

想到这里,朱燮元又有些心虚的说道。

“或许我等将事情想的太好了,当今圣上可没有世人传的那么昏庸啊!”

ps:或许了解一些明末历史的人都会觉得朱燮元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大忠臣。可是我却并不这么看,能力是有,但是否是忠臣就要打个问号了,历史上奢安之乱一共打了十七年,一个土司叛乱,竟然足足打了十七年,我很难想象这仗究竟是怎么打的。最重要的是,这仗是在朱燮元临时前的一年,被他给平定了,时间卡的刚刚好,这很难不引起我的猜疑。我说明末的文臣们没有一个是干净的,这么说你们信吗?那么朱燮元又一定能干净到了哪去呢?可能有些读者读到这里的时候,会觉得我将这个朱燮元给写的太坏了,而引起不适,可是这就是我对当时文臣以及西南地区的认识啊,不以史书上记载的为标准。更何况主角身为一个皇帝,对这些有可能拥兵自重的人物多一些猜忌不应该吗?只是完完全全的去相信才是真的傻吧。

,那京城里派来的一万勇卫营,可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总督大人早做打算。”

对于那一万勇卫营的存在,朱燮元比他们可清楚多了,那不仅仅是坎,更是陛下来监督自己的一双眼睛。

想到这里,朱燮元又有些心虚的说道。

“或许我等将事情想的太好了,当今圣上可没有世人传的那么昏庸啊!”

ps:或许了解一些明末历史的人都会觉得朱燮元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大忠臣。可是我却并不这么看,能力是有,但是否是忠臣就要打个问号了,历史上奢安之乱一共打了十七年,一个土司叛乱,竟然足足打了十七年,我很难想象这仗究竟是怎么打的。最重要的是,这仗是在朱燮元临时前的一年,被他给平定了,时间卡的刚刚好,这很难不引起我的猜疑。我说明末的文臣们没有一个是干净的,这么说你们信吗?那么朱燮元又一定能干净到了哪去呢?可能有些读者读到这里的时候,会觉得我将这个朱燮元给写的太坏了,而引起不适,可是这就是我对当时文臣以及西南地区的认识啊,不以史书上记载的为标准。更何况主角身为一个皇帝,对这些有可能拥兵自重的人物多一些猜忌不应该吗?只是完完全全的去相信才是真的傻吧。

,那京城里派来的一万勇卫营,可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总督大人早做打算。”

对于那一万勇卫营的存在,朱燮元比他们可清楚多了,那不仅仅是坎,更是陛下来监督自己的一双眼睛。

想到这里,朱燮元又有些心虚的说道。

“或许我等将事情想的太好了,当今圣上可没有世人传的那么昏庸啊!”

ps:或许了解一些明末历史的人都会觉得朱燮元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大忠臣。可是我却并不这么看,能力是有,但是否是忠臣就要打个问号了,历史上奢安之乱一共打了十七年,一个土司叛乱,竟然足足打了十七年,我很难想象这仗究竟是怎么打的。最重要的是,这仗是在朱燮元临时前的一年,被他给平定了,时间卡的刚刚好,这很难不引起我的猜疑。我说明末的文臣们没有一个是干净的,这么说你们信吗?那么朱燮元又一定能干净到了哪去呢?可能有些读者读到这里的时候,会觉得我将这个朱燮元给写的太坏了,而引起不适,可是这就是我对当时文臣以及西南地区的认识啊,不以史书上记载的为标准。更何况主角身为一个皇帝,对这些有可能拥兵自重的人物多一些猜忌不应该吗?只是完完全全的去相信才是真的傻吧。

,那京城里派来的一万勇卫营,可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总督大人早做打算。”

对于那一万勇卫营的存在,朱燮元比他们可清楚多了,那不仅仅是坎,更是陛下来监督自己的一双眼睛。

想到这里,朱燮元又有些心虚的说道。

“或许我等将事情想的太好了,当今圣上可没有世人传的那么昏庸啊!”

ps:或许了解一些明末历史的人都会觉得朱燮元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大忠臣。可是我却并不这么看,能力是有,但是否是忠臣就要打个问号了,历史上奢安之乱一共打了十七年,一个土司叛乱,竟然足足打了十七年,我很难想象这仗究竟是怎么打的。最重要的是,这仗是在朱燮元临时前的一年,被他给平定了,时间卡的刚刚好,这很难不引起我的猜疑。我说明末的文臣们没有一个是干净的,这么说你们信吗?那么朱燮元又一定能干净到了哪去呢?可能有些读者读到这里的时候,会觉得我将这个朱燮元给写的太坏了,而引起不适,可是这就是我对当时文臣以及西南地区的认识啊,不以史书上记载的为标准。更何况主角身为一个皇帝,对这些有可能拥兵自重的人物多一些猜忌不应该吗?只是完完全全的去相信才是真的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